男配求你别黑化 第17章 黑化017%

小说:男配求你别黑化 作者:流兮冉 更新时间:2020-10-17 06:33:1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对于夭夭化形的事,燕和尘表现的过分喜悦。

  他在这蕴灵镇生活了十几年,对这里最为熟悉,当即就带容慎去了一座名为‘锦华坊’的阁楼,里面卖的全是女子的衣物饰品,要什么有什么。

  “我可以同你一起回无极殿吗?”

  这还是容慎第一次见燕和尘情绪如此外露,拎起一件粉桃流苏的小裙子,他弯唇对容慎道:“夭夭本就是只漂亮的小灵兽,这会儿化了形,定更加漂亮了。”

  将衣裙打包,他满心期待:“我想亲自把这件衣裙送给她。”

  容慎垂眸挑起那件豆蔻浅绿仙裙,因先前同燕和尘有过承诺,所以他很轻易点头答应。

  燕和尘此次下山,是回燕府祭拜双亲,他体内的灵脉封印依旧没有打开,所以无法御剑飞行,由容慎御剑带回了宗门。

  “燕师兄!”两人刚刚落地,远远看见一名绿裙姑娘。

  白梨已经找了燕和尘许久,她气喘吁吁跑到两人身边,第一眼先看到燕和尘,娇嗔道:“师兄怎么才回来,梨儿四处找不到你。”

  燕和尘见到她皱起眉头,冷淡问:“你找我有事?”

  自白梨将夭夭从他房中‘偷’走,燕和尘就对她没什么好感,态度自然谈不上好。

  白梨完全不在意燕和尘的态度,笑眯眯凑近:“是掌门师尊在找你啦。”

  “师兄咱们快回去吧。”

  燕和尘烦闷啧了声,将手中的衣盒递给容慎,“那只能拜托师兄代为转交了。”

  白梨这才注意到燕和尘身边的人,见到容慎,她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瞬,转而甜兮兮喊着:“容师兄。”

  诡秘禁地一事,容慎被罚思寒洞三个月,白梨因心中有愧没敢上无极殿。本想等三个月过后,容慎气消了再去见他,结果近来她一门心思扑在燕和尘身上,完全把他忘记了。

  “师兄近来可好,梨儿又摘了些甜果,正想着给你送去呢。”最初的愧疚不安早已散去,白梨已经可以毫无负担面对容慎。

  容慎早就原谅了白梨,只是因夭夭的缘故,没时间同她见面。

  如今见到人,他眸光柔和对她笑了笑,“师兄没时间去看你,最近可有惹祸?”

  白梨哼了声,不满道;“梨儿乖着呢。”

  可她再乖,能有夭夭乖吗?

  白梨并不知夭夭如今已经化形,见容慎手中提了不少东西,好奇问着:“师兄都买了什么,我好像闻到了十里铺子的糕点香。”

  她可是最爱吃这家铺子的糕点了。

  以往容慎下山总会给她带糕点,白梨以为这次容慎也是买给她的,所以抢过来抱入怀中,笑得十分开心道:“就知道师兄最疼我了!”

  容慎愣了下,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,燕和尘见状脸色难看,管不了这师兄妹间的事,他只能冷声开口:“不是说师尊找我吗?”

  “哦哦对,咱们快走!”

  白梨没看出两人的不对劲儿,一手抱着糕点一手去拉燕和尘,临走时对着容慎挥手,“梨儿过几日就去找师兄玩。”

  容慎应了声好,目送两人走远。

  “……”

  容慎回去的时候,夭夭正窝在榻上昏睡。

  见到容慎回来,她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,抱怨道:“云憬怎么才回来。”

  迫不及待想看看容慎给她买了些什么,容慎一一放在桌上,最后将粉、绿两件衣裙左右展开,让她做着选择,“夭夭喜欢哪个?”

  他故意不提燕和尘,是想知道夭夭最真实的想法。本以为足够了解他的小灵兽了,却没想过夭夭都不曾犹豫,小手一偏直接做了选择,“我喜欢这个。”

  她选的是燕和尘为她挑选的粉桃流苏裙。

  容慎无奈苦笑:“夭夭都不考虑一下吗?另一件哪里不好看。”

  他可是挑选了许久。

  夭夭拎着那件粉裙钻入被窝,边穿边回复着:“因为我不喜欢绿色。”

  若她没有记错的话,绿色是他家白梨最爱的颜色,她可不是白梨,自然也不会让容慎把她当做白梨的替身。

  容慎没想到夭夭会这么说。

  她猜的没错,容慎的确是按了白梨的喜好帮夭夭置办衣物,给她买的几乎全是绿色小裙子。

  最终,那些小裙子全被容慎丢去角落,夭夭穿着燕和尘送的衣裙在容慎面前晃来晃去,粉嫩的裙色极为衬她,走起路来裙摆荡开,如同一朵盛开的桃花。

  “好看吗?”夭夭跑到容慎眼前问,对这身衣服满意极了。

  容慎的一番心意被嫌弃,作为小白花他没有半分不满,甚至轻撩夭夭的碎发回了句:“好看。”

  既然她这么讨厌绿色,那他以后不买就是了。

  当天晚上,月玄子和金月仙姑代表掌门来了无极殿,为的就是看看化形成功的小灵兽。金月仙姑是金凤殿的殿主,这一殿主修音律,以音杀敌以音御敌,是宗门女弟子最多的一殿。

  “竟是个半兽体。”金月仙姑相貌艳美,一见到夭夭眼睛都亮了。

  哪怕被人尊称一声仙姑,她骨子里依旧是个小女人,看到毛茸可爱的夭夭喜欢的不得了,当即就把她抱入怀中。

  “真是可爱。”金月摸了摸她的耳朵,又想去摸她的大尾巴。

  夭夭的大尾巴被藏在了裙子里,只露出一个小尖尖,见金月想要掀她的裙子,她羞的不行赶紧用手挡,小声说了句:“他们在看。”

  隔了没几步,容慎和月玄子正看着她们。

  意识到自己失了态,金月干咳几声收敛笑容,变脸之快让夭夭惊讶。

  他们此番前来,并不只是为了夭夭,也是有要事找隐月道尊商量。容慎也被召去了大殿,夭夭一人闲着无事,就坐在院中调息打坐,想要快些掌握体内灵气。

  容慎他们出来时,夭夭刚刚喷完一簇火苗,正坐在石桌上啃甜果。

  小小的姑娘粉嫩可爱,她手短脚短够不到地面,于是一双小腿在空中荡来荡去,粉色的裙摆层叠随动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仙花成了灵。

  “小娇娇。”月玄子走到她面前,挑眉夸了句:“你这裙子还挺漂亮,容慎给你买的?”

  他刚想夸他这师侄眼光挺好,就听到夭夭甜兮兮回了句:“是燕和尘送的。”

  “燕和尘啊。”月玄子长腔拖慢,意味不明朝容慎看去一眼。

  见容慎站在一旁没什么反应,他笑眯眯说道:“娇娇直接喊人家名字不太合适吧?燕和尘对你这么好,你不该喊他声燕哥哥?”

  夭夭歪头,反问着喊了句:“燕哥哥?”

  按原文来算,燕和尘此时也就十六岁,而夭夭在现实世界已经十七了。

  月玄子直接当夭夭应了这声哥哥,凑近她小声说了句:“你燕哥哥约你明天下山玩呢,就你们两人哦。”

  说完不等夭夭反应,他退离两步,冲着她眨了眨眼睛。

 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,金月仙姑也跑来和夭夭说悄悄话,她把夭夭抱在怀里还掐了她的小脸颊,夭夭毛茸茸的耳尖微卷,看起来又乖又呆萌。

  “金月仙姑同你说了什么?”

  目送两人离开,容慎见夭夭好半天没回神,随口问了句。

  夭夭没有隐瞒,“她说她殿里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,还能教我弹琴吹箫。”

  想了半天没想明白,她仰头问容慎:“仙姑这是什么意思?”手机端sm..

  她看起来也不像是在炫耀金凤殿啊。

  容慎很淡扯了扯唇。

  还能是什么意思呢,金月仙姑是看上了他这小灵兽,想要把她拐去金凤殿。

  “以后别坐桌上吃东西。”

  容慎没傻到为她解惑,而是掐腰把她从桌上抱了起来。想起刚刚月玄子也同她说了悄悄话,他不放心道:“师伯又说了什么?”

  这次夭夭停顿了片刻。

  轻轻搂住容慎的脖子,她吞吞吐吐道:“他、他说,燕和尘想约我明天下山玩。”

  “是吗。”容慎环抱着她的手臂一紧,面上并无半分不悦,抱着夭夭往屋里走,他温和询问着:“那夭夭想去吗?”

  并不是霸道不讲道理的灵主,容慎既然把她当成妹妹样,自然会尊重她的意见。

  “……”

  此次月玄子和金月来找隐月道尊,是发现了蕴灵镇西南侧的异动。

  并非有妖魔鬼怪作祟,几人从星盘中感受到灵力的波动,隐月猜测道:“大抵是神器现世。”

  神器降世并不是小事,趁着其他仙门还未察觉,隐月准备带容慎一同前往查看。

  好巧不巧,他们也是明日出发。夭夭不愿与隐月道尊见面,就选择同燕和尘去下山玩,容慎尊重夭夭的选择,等到第二日,他选了件墨青斗篷罩在夭夭身上,嘱咐着:“下山后不要摘下来。”

  她还是半兽体,若是让凡人看到她的耳朵和尾巴,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。

  夭夭不太喜欢这绿油油的颜色,用手扒拉了两下,容慎控住她的小手,温柔劝说着:“听话,斗篷不喜欢,等买了新的再摘。”

  夭夭点了点头,这是两人第一次分开,她惦记着原书中的剧情,也嘱咐他:“云憬不可以乱捡东西哦。”

  “好。”容慎不知她为何总提这件事,笑着应下,带夭夭下了无极殿。

  殿外,燕和尘正站在彩凤凰身边发呆。

  换下无情殿的殿服,少年穿着锦白滚金长袍,身姿修长拎着一把长剑,有了几分仙门弟子的气派。

  容慎松了握着夭夭的手,他摸了摸夭夭的小脑袋,低眸同她柔声:“去吧,记得早些回来。”

  夭夭应了声好,小步朝燕和尘跑去……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