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配求你别黑化 第10章 黑化010%

小说:男配求你别黑化 作者:流兮冉 更新时间:2020-10-17 06:33:1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……

  夭夭是绝不可能唤容慎主人的。

  那一晚,容慎用了一夜的时间教它改口,无论怎样说怎样哄,得来的还是奶兮兮的‘云憬’二字。后来容慎支额靠在榻上,长睫掀动几下像是累了。

  他低叹着不说话了,反倒是让夭夭有些紧张。

  它想,小白花脾气那么好,应该不会因为称呼的问题,就生它的气吧?

  虽然原书中,啾咪兽的确是喊容慎主人,但夭夭还是想试着为自己争取。轻拉容慎的头发,它凑近他又唤了一声:“云憬~”

  软软的声音带着几分小心试探,让容慎实在不忍责怪。

  “云憬就云憬吧。”容慎听夭夭喊了他一晚上的云憬,从开始的不适应,如今听久了也就习惯了。

  将小兽抱入怀中揉了揉,他做出让步,“但你要乖。”

  毕竟‘主人’和‘云憬’之间的身份差距太大,容慎担忧自己日后管不住这只小灵兽。等又过了几日,他发现自己的担忧多余了,因为夭夭真的很乖,或许真把他当成了哥哥,小灵兽事事都听他的话。

  侧眸看了眼陪他看书看到睡着的小团子,容慎用手指轻触它软软的绒毛,忽然觉得有个听话可爱的妹妹倒也不错,大概唯一的遗憾,就是他这位小妹妹不会化形。

  容慎并没有察觉,夭夭的出现大大满足了他深藏的控制欲,至少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去操心白梨的事。

  这些天里,他像是教小婴儿般,一字一句教夭夭说话,夭夭学的认真,很快就能同容慎进行完整的对话。

  “云憬云憬,夭夭想去康康时舒啦。”等彻底掌握人语,夭夭心系燕和尘,想要去找他说说话。首发..m..

  容慎听后并没马上答话,手指轻动像在算着什么,夭夭等不及,小口咬了咬他的衣摆,大尾巴摇来摇去,“去嘛去嘛。”

  之前当着燕和尘的面,他可是亲口答应了人家,要经常带它去无情殿。

  “自然可以。”容慎总算回应了它。

  见他站起身,夭夭开心的四爪着地,先一步跑出房门。正往殿外跑,阴影罩下忽然有只手将它托了起来,容慎将它掐腰举高,点了点它的额头道:“小脏猫,我还没有说完。”

  “去找燕师弟可以,但你该洗个澡了。”一月之期已过,夭夭今日刚好可以洗澡。

  “洗、洗澡?”夭夭这一个月过的太滋润,险些把这件事忘了。

  它虽然已经一个月没碰过水,但燕和尘和容慎都是出门习惯性抱它,所以至今它的毛发雪白泛着股奶香,也就爪爪上的毛毛有些发黄。

  “不行的。”

  夭夭想起上一次的洗澡,蹬着小腿有些挣扎。见容慎抱着它径自往浴房走,夭夭急的口齿不清:“我是女孩子,你不可以帮我洗!”

  容慎被它逗笑了,“你这都是在哪儿看来的?”

  话虽如此,可夭夭如今就是只灵兽崽崽,当人来算也就是个小婴儿,正是需要让人照顾的时候。

  试了试水温,容慎将夭夭放入木盆里,见它实在抵触,就思索着商量:“无极殿除了你没有女孩子,你若真不想要我洗,不如我去唤梨儿过来?”

  刚好梨儿很喜欢它,他也好些时间没见她了。

  夭夭本就炸了毛,一听到白梨的名字更是气成一只球。在水里扑腾两下呛了口水,它大半个身子靠在容慎手上,想也不想就拒绝;“不要她!”

  不就是洗澡吗!

  绒毛被打湿后,夭夭露出粉嫩嫩的小肚子。它此刻毛发塌软丑萌又奶凶,为了杜绝容慎和白梨的一切见面机会,它把心一横栽入容慎掌心,闷哼唧唧着:“还是你来吧。”

  被人伺候着还不情不愿,到底谁是谁的灵宠?

  容慎衣衫被夭夭打湿了大半,脾气很好的没同它计较。轻挽袖子,他往夭夭头上倒了几滴清洁露,任劳任怨搓洗起来。

  .

  一回生二回熟,或许是经历过之前那次超细致的搓洗,所以这一次洗完后,夭夭觉得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。

  说白了,它现在就是只兽崽子,人家容慎虽然默认它可以唤云憬喊他哥哥,其实心里还是没把它当人看。

  在被容慎抱在膝上擦揉毛发时,它忽然迫切的想要变成人。

  原书中啾咪兽并不会说话化形,一直到全文10%,它也只是受人喜欢出场很少的小灵兽。夭夭想着,既然如今剧情偏移它都已经会说话了,那它说不定也能化为人形。

  前提是它需要修炼。

  “云憬……”夭夭刚刚着急上火,这会有些口渴。

  示意容慎喂给它一些水,它边喝边想自己该如何修炼。想不出来,它本想问问容慎,谁知张口就吐出一小簇火苗,把它自己给吓傻了。

  “这是——”夭夭用爪爪捂住了嘴巴,它它它它刚刚是喷了火?

  容慎要不是提前看了《啾咪兽饲养手册》,也定要被吓到了。安抚拍了拍小兽,他赶紧解释:“别怕,你本就属火。”

  与旁的灵兽不同,啾咪兽只有水、火两种属性。它们额间的莲花图腾就能说明一切,赤色火莲属火,蓝色水莲属水。啾咪兽幼崽只要过了脆弱的第一个月,属性征兆就会显露。

  “所以藏的那只啾咪兽石雕,额间之所以是蓝色水莲,是因为它属水?”夭夭这才明白自己额间图腾的深意。

  转念它有些不满,“为什么不雕一只火莲啾咪兽。”

  明明白毛毛配赤色火莲图腾最好看。

  容慎轻点它的小鼻子,“因为雕刻啾咪兽的前辈,并没有见过火莲啾咪兽。”

  手册上记载,万年来出世的啾咪兽,额间都是蓝色水莲,性情极为温软。有关火莲啾咪兽一直都只是传说,传说它们活泼好动,因属性原因,易怒任性,喷出的莲火更是可以焚烧万物。

  容慎很庆幸,他养的这只啾咪虽是火属性,但性子软绵还十分乖。此时它得意晃着自己的大尾巴,正试图再喷一次火。

  “呼——”夭夭鼓着腮帮连吹几次,可惜吹得头晕脑胀都没能再吐出火苗。

  容慎撸了把它的大尾巴,抱起它揉着小脑袋道:“不着急。”

  幼崽期它们只是显露属性,并没有控制的能力。

  夭夭点了点头也不气馁,发现书中隐藏剧情的它开心极了,“我这般厉害,等我再长大一些,就可以保护云憬了。”

  它可是上古稀有灵兽中的传说!

  作者先前可没在书里说过,容慎养的这只啾咪兽会这般厉害。

  夭夭是为容慎穿书,自然事事都先想到他。而容慎却因它的话愣了,长睫颤了两下没反应过来,深压多年的记忆忽然翻涌——

 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。

  等师兄长大,定护你周全,一世无忧。

  夭夭见容慎忽然不说话了,用爪爪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云憬,云憬你怎么了?”

  容慎回过神来,强牵唇角将夭夭抱紧,“我没事。”

  习惯了去守护别人,他只是从未听过,一只小小的幼崽会说要保护他。

  “……”

  深夜。

  紫练拿着玉佩偷偷摸摸出了房间,一路朝着无人的方向走,在走到一座破败石碑前,她停下脚步理了理头发,轻着声音唤:“容师兄。”

  “容师兄你在吗?”

  树影婆娑,四周安静的只余风声。

  这里是整个缥缈宗最为昏暗的地方,紫练感觉阵阵寒气顺着树林溢出,她抱膝跺了跺脚,又等了片刻,见四周依旧无人出现,咬牙骂道:“好你个顾清清,竟然敢耍我!”

  正欲离去,树林中忽然传出沙沙声。

  紫练回头,看到一抹白影在树林中隐现,她惊喜追上去,“容师兄!”

  几乎在她跑入树林的同时,白影就悄悄从树林中出来,那人身形娇小披着一件罩头白袍,站在石碑旁缓缓褪下兜帽。

  “也让你尝尝被耍的滋味。”白梨哼笑一声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  此后没多久,树林中传出一声尖叫,紧接着是噗通的闷响声,之后再无声息。

  夜色清幽,月影寸寸拉长,照到破败的石碑上,只见上面写着黑红的几个大字:诡秘禁地,擅闯者死。

  .

  无为殿。

  “欸,你们见到紫练了吗?”

  “谁看到紫练了呀,李师姐正着急找她呢。”

  清晨,白梨打着哈欠从房中出来,困得有些睁不开眼。听着院内师姐喊着紫练的名字,她皱了皱眉没有理会,直接上了灵峰打坐。

  其实她个性懒散不爱修炼,只是再过几年就是十年一度的仙剑大会,她想要挤入宗内前一百名,就必须多努力些。

  苦修一个上午毫无进展,她烦躁的下山去用午膳。才刚到膳堂,同殿顾清清哭丧着脸凑过来,小声道:“怎办啊,李师姐她们还没找到紫练。”

  “她不会出事了吧。”

  白梨一愣,“还没回来?”

  压下微弱的惊慌,她安抚顾清清,“她能在缥缈宗出什么事,你别自己吓自己,要是有人问起来,你可千万别把咱们的事说出去。”

  顾清清欲又止,想了想又觉得白梨的话在理,就点了点头没再多。

  白梨以为,紫练顶多是觉得自己丢了面子,故意躲着报复让她们心虚害怕,谁知她们又等了一个下午,紫练依旧没有回来。

  到了晚上,无为殿的李师姐察觉到问题,匆匆将这件事报给混月道人。

  顾清清得知后被吓哭了,见李师姐领着人出殿去寻,她慌张找到白梨商量:“这件事闹大了,怎么办呀,要是紫练真出了什么岔子,师尊定会查到我们头上。”

  白梨也有些慌了,本想咬死了这件事不承认,奈何顾清清太过懦弱,根本经不起盘问。思索再三,她轻握腰间的小铃铛,结结巴巴嘱咐:“你别管了,这件事让我来处理。”

  只是她又能怎么处理呢?

  无极殿里,夭夭正窝在容慎怀中昏睡,忽然大力的敲门声将它惊醒,带着哭腔的女声隔着房门传来,“容师兄,你快出来救救梨儿吧!”

  原书中,白梨又蠢又毒只会闯祸,她之所以能活到全文10%还没有死,全靠容慎帮她‘续命’。

  夭夭听着原书中这熟悉的台词,知道书中的又一剧情点出现了。

  “不要。”

  见容慎起身要去开门,夭夭四爪并用挂在他胳膊上,试图阻止道;“不要去开门!”

  书中评论区,这扇门的打开,正是白梨将容慎打入深渊的开始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