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配求你别黑化 第9章 黑化009%

小说:男配求你别黑化 作者:流兮冉 更新时间:2020-10-17 06:33:1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.

  容慎见完燕和尘后,又带夭夭去了藏。

  过了院门,入目的是一座直冲云霄的八角仙塔。塔身朱红,依湖而建古朴雄浑,夭夭窝在容慎衣襟里抬头往上望,脖子都要扭断了,都没能看到仙塔的顶端。

  “多少层呀?”夭夭用爪爪指着仙塔,好奇问着容慎。

  容慎接过守门弟子递过的计本,一笔一划写下自己的名字回:“一百八十八层。”

  缥缈宗的藏收罗着天下万千奇书,每一层藏书种类各异。容慎要去的,是存有灵兽手册的第八十八层,目光短暂停留在他名字的上方,上面娟秀写着‘白梨’二字。

  “抓紧,我们要御剑上去。”

  夭夭闻攥紧小爪爪,只露出半个小脑袋盯着仙塔看。

  远看没察觉问题,夭夭凑近后才发现,这仙塔设有结界,只有获得缥缈宗玉牌的人才可以进入。

  夭夭同容慎结了血契,结界自然将它归于容慎的所有物。进入八十八层,夭夭被塔内雕刻的灵兽雕像吸引,它伸着爪爪往那指了指,容慎瞬间了然,将它从怀里托出放在地上。

  “不要跑远。”这塔内很干净,容慎并不担心它会被弄脏。

  确定了夭夭去的位置,容慎才放心在书阁找书。

  夭夭直接跑去啾咪兽的石雕前,玉白的石头上雕刻着成年期的啾咪兽,浑身雪白圆瞳利爪,那毛茸茸的大尾巴高高扬起,可爱中带有几分娇憨,漂亮又不失高贵。周围雾气升腾,倒真有几分上古稀有灵兽的气场。

  夭夭觉得满意了,幻想着自己长大的兽身,它学着石雕做了个动作,忽然发现这只石雕啾咪兽额心的图腾,与它的不一样。夭夭额上是朵赤色火莲,而石雕上是朵蓝色水莲。

  “咦?”

  夭夭歪了歪头,不等细致琢磨,忽然听到一声:“容师兄。”

  极为熟悉的女声,姑娘家声音甜美带着惊喜,软着声音说道:“能在这里遇见师兄太好啦,我正愁如何是好。”

  “师兄师兄,你快帮帮我,我够不着最上面的那层书。”

  是白梨!

  夭夭听出白梨的声音,不顾左爪的伤,赶紧寻声跑回去。

  它跑的太快,一时没刹住,呜啊奶叫着一头撞到容慎的腿上,容慎正抬高手臂帮白梨找书,见状赶紧弯身抱起夭夭,揉了揉它的额头问:“撞疼了吗?”

  夭夭顺势抱住容慎的手指不撒,可怜兮兮说了句:“疼。”

  “欸,它刚刚是在说话吗?”白梨站在容慎身边,听到夭夭说话往前凑了凑脸,伸手就要去摸夭夭。

  夭夭对白梨没什么好感,它不想让她摸,于是用容慎的手遮住自己。容慎以为它胆小怕生,安抚拍了拍道;“别怕,梨儿不会伤害你。”

  “是呢,姐姐只是想摸摸你,你看着好软好可爱。”

  白梨到底还是摸上了夭夭,她动作放的很轻,看起来是真喜欢它。只是摸着摸着,她自己先委屈上了,“先前都是梨儿太蠢了,竟然信了紫练的谎话。”

  “要不是我把夭夭抱出去,就不会害燕师兄同我一起受罚。”

  由啾咪兽引发的祸事,最后谁也没解决,全靠夭夭自己择主避免了争抢。

  如今虽然事情解决了,可白梨他们依旧受了罚,燕和尘被关了禁闭,白梨被罚抄万兽录,而容慎因救啾咪兽受了重伤,功过相抵这才免了责罚。

  “这件事不怪你。”容慎放柔声音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  白梨仍旧不太高兴,她闷闷问着:“师兄真的不怪我吗?”

  等得到肯定的回答,她脸上才有了几分笑容,“那师兄可要继续疼我呀,梨儿这么笨总是被师父责罚,多亏了师兄帮衬。”

  她说着就去抓容慎的衣袖,晃了几晃撒娇:“紫练她这么耍我,师兄去帮我教训她好不好呀。”

  容慎只当她开玩笑,无奈勾起唇角道“不要胡闹。”

  而白梨哪里是胡闹,她是真想要容慎去教训紫练,继续劝说着:“紫练是因为喜欢你,才处处针对我。”

  “一会儿师兄就去找她,当着众多师姐妹的面说你不喜欢她,让她不要再纠缠你了,最好再大声说你只对我好,旁人你都瞧不上。”

  这话说的就有些过分了。

  有她在旁边捣乱,容慎都没法继续找书。

  只当白梨年纪小不知轻重,他拂开她的手好劝她听话,白梨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,又劝说了几句,她见容慎当真没有替她出头的打算。

  “师兄到底去不去?”这下白梨的笑容是彻底没了。

  依旧没能得到满意的回答,白梨甜兮兮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尖锐:“说什么疼我爱我只对我一人好,你每次都是在骗我。”

  “好!既然你不去,那我自己去教训她!”

  白梨的变脸之快,让夭夭都看愣了。它被她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,连忙躲入容慎衣襟里,它看到容慎试图拉住白梨,却被白梨一把甩开。

  “梨儿!”

  “别碰我!”白梨拿着书说走就走,很快出了藏。

  容慎的胳膊被她大力甩开,牵扯到先前未愈合的伤口,锦白的衣袖浸染一小块血迹。他在原地停了许久,直到听到夭夭微弱的啾啾声,才回神低眸看它。手机端sm..

  “吓到了吧。”容慎轻扯唇角,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白梨。

  夭夭心疼他胳膊上的伤,气不过就吐出两个字:“她坏。”

  “不要喜欢她。”

  她只会伤害你。

  容慎被它一本正经的奶气逗笑了,没将小灵兽的话放在心上,他替白梨解释:“梨儿被惯坏了,她只是任性了些,平日并不如此。”

  可她每次的任性,都发泄到你身上了啊。

  夭夭仅看到全文10%,就已经看到白梨伤害过容慎无数次。在白梨心里,容慎只是她满足虚荣心的工具,有恃无恐享受着他的纵容,如同吸血虫般索取他的一切。

  因为刚刚的事,夭夭想起书中一段情节。原文中的确有紫练狠耍了白梨的剧情,白梨求助容慎未果,就使计将紫练骗去宗门禁地,险些把人害死。

  “她坏。”

  “她就是坏!”夭夭只恨自己现在说话不利落。

  容慎没再同它辩解,完全将夭夭当成小孩子,他轻应一声俯身去找自己想要的书,好声好气哄着它:“好,她坏,就只有夭夭最好了。”

  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书,他打开随意翻了两下,夭夭好奇凑上前看,只见书封上写着金灿灿几个大字:《啾咪兽饲养手册》。

  原来他来藏,是为了找这个。

  刚刚被气炸毛的夭夭,身上的毛毛瞬间软下。

  “……”

  因白梨而伤口撕裂,容慎回到无极殿就去了灵泉。

  夭夭随着他同去,只是一月之期未过,它还不能洗澡,只能在旁侧看着容慎泡。

  容慎并没有因为夭夭会说话了而避嫌,他依旧当着它的面褪衣,肩宽窄腰大长腿,除了不该看的,剩下能看的夭夭全看了,它趴在黑石上想不明白,为什么容慎不把她当姑娘呢?

  就算它如今是兽,也是只母兽呀。

  容慎不懂它的心思,他泡着灵泉翻看那本饲养手册,上面第一条写着:啾咪兽娇软心思敏感,结成血契后,灵主不宜苛责,应以宠爱为主,但定要树立起主人的威信。

  “……威信。”容慎看着这两个字轻声呢喃,转头又去看一旁捞水玩的小灵兽。

  掐腰将小东西抱起,容慎想到夭夭还未喊过他,于是一字一句教它:“跟着我念,主、人。”

  夭夭听到这俩字懵了,也没想太过,它歪了歪头,口齿不清重复:“猪猪。”

  “是主人,不是猪猪。”容慎漂亮的桃花眼半弯,笑起来眼睛里像藏了星星。

  灵泉水虽凉,但灵气充足周围雾气缭绕,容慎泡了一会儿伤势就有所好转。这会儿他唇红齿白笑意动人,就连额间的朱砂痣都透着股诱.惑。

  夭夭遭受到绝世美颜的正面冲击,一连喊了几声猪猪,它索性不再开口,大大的瞳眸水润有些发傻。

  他怎么可以,这么好看呢?

  容慎以为夭夭是闹脾气,将小东西又抱近一些,他按照书里的指示恩威并施,与它抵额轻蹭,压低嗓音继续重复:“主人。”

  “夭夭,你要叫我主人。”

  夭夭傻掉了,念了几遍舌头已经捋顺,它当真开口喊:“——主人。”

  因小奶音还有些口齿不清,但确实能听出喊得是什么了。

  容慎奖励般用唇瓣触了下它的额心,轻嗯一声夸赞:“很乖。”

  “夭夭再喊一遍。”

  “主、主人。”

  等夭夭从美色中脱身,已经一连喊了几遍主人。喊得时候没觉得什么,等到容慎从灵泉中站起身穿衣,夭夭忽然反应过来这两个字好羞耻。

  他怎么就成了它的主人呢?!

  在无极殿不必穿的板板正正,容慎轻拢薄衫,将夭夭抱起来又问了句:“夭夭要叫我什么?”

  夭夭死活喊不出主人两个字了。

  它想了又想,用爪爪抵住容慎的唇瓣,吐字极为缓慢认真,尽量能让人听清楚。它说——

  “不是主人,是云憬。”

  夭夭不要和容慎当主仆,它要当容慎最为亲密的朋友,这样它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,阻止他步入深渊。

  容慎没想到夭夭会知晓他的表字,听着这软绵绵的声音,他怔了下一时失,夭夭又仔细想了想,觉得朋友不如亲人更显亲近,于是它又多加了两个字。

  “云憬,哥哥。”

  在原书,他口口声声说只把白梨当妹妹,却对她千娇百宠。

  夭夭想着,既然读者都说他是为了‘白梨妹妹’入魔,那它好好陪着他、温暖他,要他为了他的‘夭夭妹妹’不入魔也可以吧?

  总归都是妹妹,等时间久了,夭夭就不信容慎分辨不出到底谁真心对他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