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配求你别黑化 第6章 黑化006%

小说:男配求你别黑化 作者:流兮冉 更新时间:2020-10-17 06:33:1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夭夭是真的想让容慎抱,它已经好些天没有见到他了。

  从最初的愤怒到期待,再由期待到后面的失望沮丧,夭夭不是没坏脾气的想过就此跟了男主,可她没忘自己穿书的目的,她是因为男配才会穿书。

  小白花,你快抱抱我啊!夭夭伸着两只小爪爪,眼巴巴想要让他抱自己。

  月玄子和燕和尘的谈话它听得明明白白,若是再不抓紧时间,燕和尘就要和它结血契了。

  虽然还有些气恼容慎这么久没来看它,可如今不是赌气的时候,夭夭都想好了,等到容慎抱起它,它就去咬他的手腕。只要得到他的血,那么血契自然可以结成。

  多么完美的计划。

  夭夭设想的那么好,唯独就是没想过容慎不抱它。

  看到它的动作,俊雅的男人微微怔住,望着它粉嫩嫩的爪爪眸光潋滟。他站的挺拔,锦白的衣摆微微荡起,掩盖住袖中轻动的手指。

  不等他抬手,回过神来的燕和尘单手握住夭夭的两只小爪,他以为容慎是不想抱它,出声圆场:“它还小,容师兄不要介意。”

  容慎怎么会介意,他之所以迟迟没有抬手,就是因为捕捉到燕和尘些微的情绪变化。

  可以理解,有些灵主并不喜欢自己的灵兽同别人亲近,这个道理容慎很明白,这也是他这么久没去看啾咪兽的原因。

  很淡勾起唇角,容慎并没反驳燕和尘的话,他尽量忽视小灵兽委屈的眼神,先燕和尘一步走在前面。

  “缥缈九月宗分为九殿,你所在的无情殿,殿主是掌门清月尊者,也就是你的师父,这一殿主修剑法阵术。”

  可以说,除了容慎所在的无极殿,无情殿是九殿中实力最强的。说来掌门月清和已经多年没有收徒,今日无情殿的传音符一下,九殿可是热闹了好久,都在好奇燕和尘是个什么人物。

  “再往前走,就是般若殿,这一殿你住了多日应该有所了解,殿主月玄子是副掌门,宗内大大小小的琐事都归他管。”

  燕和尘点了点头,几步追上容慎的脚步。

  两人一并肩,容慎的余光不可避免又扫到啾咪兽身上。

  雪白小小的一团,这会儿耷拉着脑袋不停呜咽,就如同受了天大的委屈,它两只小爪子蜷缩在一起,水亮圆润的瞳眸还在看着他,可怜沮丧的模样让人心生不忍。

  脚步不知不觉就慢了,容慎心思飘忽没了声音。

  燕和尘走出几步,扭头见容慎面容微垂不知想着什么,试探着唤了声:“容师兄?”

  容慎回神,纤长的羽睫颤动几下,遮掩住眸中情绪。再次抬步,他轻应了声故作无事,继续同燕和尘介绍着宗内九殿。

  “时间有限,我只能先同你介绍就近的几殿,剩下的几殿需要御剑过去,这些你之后总有机会去。”

  缥缈宗实在太大了,再加上九殿修习的术法不同,容慎并不能三两句同燕和尘介绍清楚。

  燕和尘分心摸了摸夭夭的脑袋,记下容慎的话同他道了谢。听着怀中小灵兽越来越委屈的呜咽,他这会儿也没心情继续逛了。

  “容师兄。”实在心疼怀中的小灵兽,燕和尘犹豫了下,将夭夭从怀里抱了出来。

  说实话,属于自己的东西他是真不愿让别人触碰,可如今他也没了别的办法。将夭夭往容慎面前一递,他恳求道:“虽然很冒犯,但还是希望容师兄可以抱抱它。”

  再这么呜咽下去,燕和尘的心都要跟着搅碎了。

  容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这次只犹豫了几瞬,就伸手将夭夭接过。

  男人指腹温热,抱它的力道放得很轻。四周的花香包裹住浅淡的檀香,容慎将它抱在臂弯摸了摸它的小脑袋,轻叹着:“别哭了,是我不好。”

  夭夭没哭,作为灵兽它时常会发出类似的呜咽,当然这都是在灵兽状态不好的情况下。

  它只是在伤心,同样都是灵兽,凭什么书中的啾咪兽可以得到容慎的千娇百宠,而它却被推给了男主。

  容慎不知自己辜负了怎样的心意,当着燕和尘的面,他也无法对啾咪兽作出过分的亲昵。

  只能一下又一下的轻拍安抚,注意到夭夭左爪上的伤还未好,他颦眉将夭夭放在了膝上,解开纱布又细致帮它包扎了一遍。

  夭夭挣了挣,这其实是它为了结血契故意为之,没想到会被容慎细心看到。想着重要的事情,夭夭呼吸缓了几分,将注意力全都落在容慎的手腕上。

  没有太久的犹豫,夭夭往前一扑就咬了过去。凉滑的衣料看着轻薄实则极为结实,夭夭作为小奶兽牙齿还没长好,这一口它咬的牙都痛了,而容慎衣袖上只留下湿漉漉的口水印,隔着衣服并未伤及皮肤。

  “啾咪!”燕和尘没想到它会忽然咬人,脸色一变,赶紧将夭夭从容慎怀中抱出。

  这么小又这么柔软的一团,他舍不得下手打又不忍心责骂,只能偏心的将它罩入掌心。

  容慎同样没想到这只小灵兽会咬他,之前的相处的画面飞快闪过,他依稀还记得小团子蹭他下巴的画面,明明那么乖,又那么喜欢他。

  “我代它替容师兄道歉,它太小了还不懂事,日后我一定严加看管。”

  燕和尘自己舍不得责罚,更不忍心让容慎责罚它,一番话偏心的明明白白,也不怕得罪人。

  容慎又哪里忍心怪它,轻抚被咬过的手腕,其实夭夭那一口只留下很淡的齿痕,疼痛感没多少,他倒是担心这只柔弱的小兽会伤到牙。

  “没事,可能是我刚刚弄疼了它。”容慎嗓音放得很轻。

  他还关心着夭夭爪上的旧伤,提醒道:“回去记得帮它换药,就像你说的,它还小,很多事情慢慢教就好,没必要太严格对待。”

  燕和尘并没有因容慎的话放松警惕,勉强扯唇笑了笑。

  夭夭此时好气啊,它只恨自己刚刚没有再用力些,不然也不会让容慎误会自己讨厌他。牙齿还泛着涩痛,它挣扎着从燕和尘手中冒出小脑袋,才啾啾叫了两声,就被塞回衣襟里。

  小白花你听我解释啊!

  出了这样的事,燕和尘不愿在这久留,手捂着隆起的衣襟同容慎告辞离开。

  容慎静静看着燕和尘走远,听到燕和尘好声好气同怀中小兽讲道理:“到底怎么了,你怎么可以咬容师兄呢?”

  他不知容慎耳力极佳,得到几声啾啾后,以为自己明白了小兽的意思:“乖啊,我以后不让他碰你了还不行。”

  “气性真大。”

  风过,吹落一地仙缨花,花瓣飘飘悠悠落在树下的人身上。

  容慎停在原地久久未动,直到燕和尘的身影彻底消失,他才缓慢抬手拂去肩膀上的落花。

  “所以……是讨厌了吗?”轻轻的呢喃夹杂在风中。

  容慎想,他大概真的被啾咪兽讨厌了。手机端sm..

  被喜欢的小灵兽讨厌,任谁心里也不会舒服,何况那只小灵兽先前还同他那般亲近。容慎知道啾咪兽是因何而讨厌自己,直到此刻,他满脑子还是小兽委屈的呜咽。

  他没有抱它啊。

  他一次次刻意忽略了它可怜兮兮的示好。

  他们可还没有结血契呢,你觉得燕和尘能护得住它吗?莫名间,容慎又想起月玄子前些日劝他的话。

  那微弱动摇的心思,转瞬又被额间朱砂痣的疼痛驱散。

  容慎单指按了按眉心,默念了几遍清心咒,很快朝着与燕和尘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  “……”

  夭夭计划失败了。

  千怪万怪,只能怪它这只幼兽太废物,竟连咬人都不会。

  燕和尘只简单教育了它几句,之后还是照常喂它哄它开心,他听从容慎的话帮夭夭的小爪子重新换了药,只是在缠纱布时,不会帮它系漂亮的蝴蝶结。

  自从拜入无情殿后,燕和尘就开始变得忙碌起来,他每日起早贪黑打坐练功,本就不太爱笑,之后脸上更是没了笑容。

  月玄子特意叮嘱过他,在啾咪兽的血契没有结成时,千万不要让它暴.露在宗门里。为此,燕和尘带它出去的时间少了,每日都将它关在卧房中,小心翼翼藏着它。

  半个月过去了,夭夭自那日就跟着燕和尘搬去了无情殿,更是没再见过容慎。

  这半个月内,白梨几次找上燕和尘,得知他成了掌门的徒弟,对他更为喜欢有好感。她每日必会给他送汤送糕点,燕和尘被她烦的不行只能收下,每每在回房时都丢在院子里。

  “燕师兄你在吗?”这日燕和尘不在房内,夭夭正无聊咬着脆果练牙口,忽然听到白梨的声音。

  燕和尘性子冷淡很少与人交流,又因是掌门爱徒,从未有人敢擅自入他房间。

  偏偏白梨不顾虑这些,敲了两声没得到回应,她直接推门进来。

  夭夭小心翼翼藏在燕和尘的床榻里侧,本以为她放下糕点就会离开,谁知她不仅不走,还哼着小曲在燕和尘的房中踱步。

  左翻翻,又找着,白梨不知不觉就走到内室,夭夭退无可退将自己尽量缩起,眼看着白梨一屁股坐在燕和尘的榻上。

  “咦?”就是这么随意的一眼,她发现缩在角落的小团子。

  夭夭本想装死不动,却被白梨一手拎了起来,“这是什么?”

  白梨拎的正是夭夭受过伤的左爪。

  夭夭痛的哼唧了两声,开始剧烈挣扎起来,它白白软软的一团,看着实在没什么杀伤力,白梨看清它的模样喜爱的不得了,赶紧攥起摸了摸它的小脑袋。

  “紫练没有骗我,难道你就是燕师兄送给我的礼物?”

  白梨之所以来这里,就是因为同殿的紫练告诉她,燕和尘为了感谢她多日的送食,在自己房中准备了一份礼物。

  看到可可爱爱的夭夭,白梨当真信了紫练的话,她不知手中拿着的是上古稀有灵兽,就这么大摇大摆拿出去给其他师兄妹炫耀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它好可爱啊。”

  “长成这样,这小团子是灵兽吗?”

  “咦,莫师兄你来看,它额上的火莲图腾,我怎么觉得像是在哪本古书上看过。”

  等燕和尘发现自己的灵兽失踪了时,白梨抱着啾咪兽已经被掌门召去大殿,月玄子看到那小小的一团心情有些复杂,没办法再继续替容慎和燕和尘遮掩,他叹气道:“掌门师弟说的没错,它就是啾咪兽。”

  月清和盯着白梨的掌心,紧皱着眉,“这灵兽怎么会出现在我缥缈宗?”

  白梨发现情况不对,弱声弱气回复:“这、这是燕师兄送我的。”

  “燕和尘?”

  不等月清和把人召来,守门的弟子进来通传:“掌门,本殿燕和尘、无极殿容慎求见。”

  .

  无情殿疑似出现上古稀有灵兽,这件事很快传遍九殿。

  容慎从无极殿下来时,底下的弟子正讨论着这件事,听到啾咪兽的名字,他脚步一停,紧接着听到有人说:“巴掌大,浑身毛绒绒特别漂亮,被白梨抱在怀里,她说是燕和尘送她的呢。”

  “就掌门新收的那名弟子?”

  “开什么玩笑,那弟子资质平平其实就一中品灵根,也就仗着掌门喜欢,才能在无情殿有几分地位。”

  “就他?还有能力送白梨啾咪兽,你们竟然真信了,还一窝蜂上去抢。”

  啾咪兽现世,必将引起一番争夺。容慎不知白梨是如何同啾咪兽扯上关系的,得知她被掌门召去了无情殿,当即匆匆赶了过去。

  终究是瞒不住了。

  容慎和燕和尘几乎同时出现在大殿,站在门外,他平静问一旁的燕和尘,“不是要你看好它吗?啾咪为何会在梨儿那里。”

  燕和尘脸色很难看,盯着紧闭的殿门冷声:“是白梨擅自去了我房间。”

  要不是她,啾咪也不会被缥缈宗的弟子发现。

  容慎没再说话,得到月清和的通传后,先一步入了大殿。

  无情殿的大殿本就空旷,因特意清了场,这里更显冷清压抑,白梨独自跪在高台下,看到容慎,她如同见到了救星,带着哭腔喊了声:“师兄救我。”

  容慎没有看她,只低声安抚:“放心吧,不会有事。”

  说到底,这件事都是因他而起,若不是他将啾咪兽带回了缥缈宗,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。所以等到燕和尘进来,他撩衣跪下,将全部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。

  “这只啾咪兽是弟子从山下带回,与燕师弟和小师妹无关。”

  燕和尘正要质问白梨,闻愣了一瞬,也跟着跪下解释:“和容师兄无关,它本就是我的灵兽,还请师父将它还给我。”

  月清和盯着台下的三人,板着脸斥责道:“真是好啊,你们一个捡灵兽,一个藏灵兽,更蠢的那个还敢拿出去给其他弟子炫耀。”

  “啾咪兽岂是普通灵兽?本尊给了你们几个胆子,才让你们敢把上古灵兽带回宗门!”

  是容慎先前想的太简单了,他最初竟还想将它送给白梨,如今阴差阳错,这只小灵兽真的落在了她手里,却害的她同他们两人一起受罚。

  月玄子听着没有出声,伸手摸了摸掌心的小灵兽,刚刚在殿外引发了一通哄抢,把这小团子给吓坏了。

  见殿下燕和尘还想反驳,他赶紧出声打圆场,“好了师兄,如今当务之急,是先封锁啾咪兽现世的消息。”

  月清和冷笑,“晚了。”

  “宗门数万人,多的是其它几派的探子,恐怕这个时候他们早得了消息。”

  正说着,有弟子急匆匆进来通传,“掌门师尊,太清十三宫的孟道人求见。”

  “归玄门副门主已到宗门外。”

  “掌门师尊,灵山阁阁主亲自来了宗门!”

  听着这一连串的通报,月玄子啧了声一屁股坐在金椅上,他举起掌心的小白团戳了戳,头疼道:“这下可麻烦了。”

  若容慎早早同这小东西结了血契,也闹不出这么大的乱子。

  幻虚大陆共有六大修仙门派,这一会儿四派齐聚缥缈宗,阵仗堪比仙剑大会。

  毫无疑问,这些门派都是为了啾咪兽而来。他们来的如此之快,一时间月清和都没心情惩罚容慎三人,说等这件事了结再同他们算账。

  从大殿出来的时候,燕和尘整颗心都放在啾咪兽身上,见小团子软趴趴窝在月玄子掌心没什么精神,他很是担心。

  “弟子的灵兽……”

  月清和瞪了他一眼,甩袖打断他的话:“藏都藏不好,它最后是不是你的都不一定!”

  月玄子见容慎也未离开,只能安抚道:“它现在可是个宝贝疙瘩,就先由老道替你们照顾吧。”

  燕和尘想要再看它一眼,只是不等开口,他就被月清和喊住了:“随本尊出来。”

  白梨胆小,已经早早离开,等到殿内只剩容慎和月玄子二人,月玄子悠闲从高阶上下来。

  “后悔了吗?”月玄子故意将掌心的娇娇举到容慎眼前。

  半月不见,它被燕和尘养的很好,浑身毛绒绒似乎又胖了不少。

  刚刚有几名弟子下手没有轻重,拽起它就要往它嘴里喂血,夭夭这会儿才刚回过神来,抱住月玄子的中指,它圆圆的瞳眸看向容慎,带了几分怯生犹豫。

  它还这么小,却已经引来五派争抢。

  容慎看出它的害怕,很想摸摸它的小脑袋安抚它,只是不等抬手,它就被月玄子藏回了怀里。

  月玄子与他擦肩而过,边摇头边嘟囔:“当初老道的忠你不听,可怜这小娇娇,也不知这次要跟着哪个主人。”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