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配求你别黑化 第4章 黑化004%

小说:男配求你别黑化 作者:流兮冉 更新时间:2020-10-17 06:33:1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……”

  夭夭清醒的时候,容慎等人已经在去往蕴灵镇的路上。

  十七没有猜错,月清和找他是为了陪燕和尘回燕府,这少年不顾自身病情定要回去,月清和担心他有什么意外,就让月玄子同行。

  夭夭昏睡了大半夜并不清楚这些情况,感受到衣服外的风流,它扒拉开容慎的衣襟冒出小脑袋,雪白的团子与容慎干净的衣袍融为一体,若不是一双圆眸清澈明亮,很难会让人注意到。

  “呦,小娇娇醒了。”一旁的月玄子眼尖看到了。

  容慎抬手想要将夭夭再塞入衣襟里,为它挡着吹来的寒风道:“先进去,外面冷。”

  为了节省时间,他们正御剑前行。

  容慎单独御剑,燕和尘没有修为,是月玄子骑着自己的彩凤凰带他。

  他一个人裹着斗篷孤僻坐在后方,低垂着面容并未在意前方的动静,夭夭窝在容慎衣服里同样看不到后方情况,目光全被漂亮的凤凰吸引。

  ……原来,修仙的世界里真的有凤凰存在。

  彩色的羽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扑腾翅膀时好似有金光落下。彩凤凰感受到夭夭羡慕的目光,骄傲嚎了一声追赶上快它一步的飞剑,容慎本就把夭夭捂得严实,见状更是直接把它塞回衣襟里。

  蕴灵镇就在缥缈九月宗的脚下,几人很快到达。

  他们到时,已经有宗门弟子在安葬燕府的死人,这些弟子昨日就过来了,一直忙碌到现在,月玄子看着地面干透的黑红血路,从彩凤凰身上跳下来道:“真是造孽。”

  影妖生性残暴,这种妖魔出手极为狠辣,都不会给人留下全.尸。

  见容慎他们亲自过来,领头的弟子赶紧上前,“师伯,共一百零五具尸体,弟子已经全部安葬。”

  不等月玄子说话,走出几步的燕和尘突然折回:“一百零五?”

  他上前拽住那名弟子的衣襟,颤着声音道:“怎么会是一百零五!”

  夭夭躲在容慎怀中也在疑惑,影妖杀人时它听的清清楚楚,那妖怪边杀边数,明明杀了一百零六人。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“你把人都葬在了哪里,带我去看!”

  此时燕府中有不少宗门弟子,夭夭不方便露面。等人声渐远,它才小心冒出小脑袋,容慎低头看了它一眼,四目相对间,夭夭总觉得容慎漂亮的眼睛里,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。

  “感觉好些了吗?”容慎问着,动作轻柔摸了摸它的小脑袋。

  啾咪兽的绒毛极为柔软,触感如同上好的绸缎,容慎摸着衣襟里那小小的一团,目光微微闪烁,“对不起,是我没能照顾好你。”

  他是真的感到愧疚,在很认真的道歉。

  容慎作为这本书中的男配,前期一直被读者打上了小白花的标签。小白花来源于他的心地善良,为人温和又爱护弱小,夭夭此时能清晰感觉到他的自责,有些无措,奶唧唧叫着想要安慰他。

  没关系啊,她真的没有怪他。

  书中没写啾咪兽幼崽期会这么脆弱,这些就连夭夭也不知道。说来它还觉得自己有些拖累他,说不出话,夭夭急的不行就拉了拉容慎的垂发,在他配合低头时,用毛茸茸的小脸蹭向他如玉的下巴。

  因这一动作,所有的难过自责统统消散。

  软软温温的触感带有几分痒意,如同姑娘家的轻吻。容慎一怔,白皙的面颊出现淡淡的绯红。

  他这是……被一只小灵兽亲了下巴?

  没有细想的机会,急促的脚步声渐近,容慎赶紧将夭夭重新塞回衣襟里。

  “所有人,分头在燕府中寻找!”

  陪燕和尘看完尸体后,一贯嬉笑的月玄子脸上笑意全无。明明是十二三岁的少年模样,可严肃起来自有一殿之主的威严,他简单同容慎解释:“燕府还有活口,那些尸体里没有燕修元。”

  燕修元就是燕和尘的亲爹。

  随着月玄子一声令下,留在燕府的宗门弟子纷纷开始寻人,容慎和月玄子跟随燕和尘一连翻了几间房,都没有寻到一丝踪迹。

  渐渐地,燕和尘有些着急了,他冲到长廊上大喊了一句:“爹,舒儿回来了,你在哪里!”

  燕和尘,字时舒,他的爹娘总爱喊他舒儿。

  这燕府极大,又多的是燕和尘不知道的机关暗房,找起来十分麻烦。眼看着时间渐晚,走在前面的月玄子忽然停了脚步,他回头往容慎怀中瞅了眼,“你那小娇娇呢?”

  容慎随着月玄子的视线低眸,意识到他是在说啾咪兽,放轻声音道:“它睡着了。”

  灵泉和容慎往它体内输送的那缕真气要了它大半条命,不是夭夭简单睡一觉就能好利落的。刚刚那片刻的清醒,耗费了它不少精力,这会儿早就昏昏沉沉再次睡去。

  月玄子沉默了片刻,忽然道:“把它晃醒。”

  啾咪兽幼崽期虽然弱,但也不是一点用处没有,作为上古稀有灵兽,它的嗅觉要比普通灵兽敏锐,仅凭淡淡的气息就能寻到想要找的人。

  如今救人紧急,容不得继续耽误。

  容慎动作很轻的碰了碰怀中睡着的小灵兽,虽不忍心将它唤醒,却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  月玄子见不得他那副心疼不忍的模样,几步上前戳了戳睡着的啾咪兽,他提高音量喊:“小娇娇快醒醒!”

  夭夭被顺利惊醒,睁开眼最先看到的就是一张放大的娃娃脸。在夭夭迷蒙的瑟缩下,月玄子笑眯眯露出小虎牙,将它从容慎怀中拎了出来。

  “乖啊,你帮我们找个人。”

  月玄子把它递到燕和尘面前,“拿出你爹的东西,让它闻一闻。”

  燕和尘浑身上下包裹在披衣里,看到这团雪白的小灵兽,他身形晃了晃,很快回忆起那些血腥记忆。

  “……是你。”燕和尘还记得它。

  影妖出现前,是他在燕府花园中捡到了它,不曾想会同它一起目睹完燕家灭门,又一同被缥缈九月宗的人救去。

  迟疑了片刻,他倾身凑近夭夭,夭夭看到燕和尘苍白瘦削的下巴,不等看清斗篷内的面容,视线中出现一颗小巧的珠子。

  “这是我爹亲手戴在我脖子上的。”夭夭看到那颗珠子瞳眸微缩。

  近距离下,那颗珠子中絪缊着鲜红的雾液,诡异而妖冶。夭夭看过小说自然知道,燕和尘脖子上戴的是噬魂珠,也就是引来影妖灭了燕家的东西。

  至于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,夭夭没看完全文并不知道,只是依稀在评论区看到几条相关评论,说这是魔族的东西,杀伤力极大。

  尽管不满意月玄子把自己当狗,但为了救人,夭夭还是小心翼翼嗅了嗅这噬魂珠。

  残留的丝丝气息变作指引,夭夭扑腾着小腿让月玄子把自己放在地上。循着气息一路前行,夭夭使出吃奶的劲儿尽量跑快些,但小短腿能力实在有限,身后跟着的几人一步顶它三步。

  “啾啾!”

  左拐右拐,三人一路到了燕家的书房,夭夭被墙上的巨大书架挡住去路。

  燕和尘跄踉着好一阵摸索,才打开书房的机关。沉闷的书架晃了几晃自两侧分开,夭夭离得近,最先看清密室的景象,微弱的白光悬顶,倚坐在丹炉旁的男人浑身是血,生死不明。

  “爹!”燕和尘颤声喊道,因体力不支跪倒在地上。

  多亏了这间密室中的救命法器,燕修元才坚持到燕和尘回来找他,在月玄子仓促的救治下,燕修元吃力睁开眼睛,颤巍巍将手伸向自己的儿子。

  “好、好好活着。”

  燕修元伤的太重,撑到现在实属不易。

  他很了解自己儿子的性格,同他说的这几个字用尽他全部的力气,为的就是不让他轻生。

  因为一颗噬魂珠,燕家终是被灭了满门啊。其实燕修元还有很多话想同自己的儿子讲,可惜都没有机会了,目光最终落在燕和尘脖子上的噬魂珠,他缓慢闭上眼睛轻喃:“不要……”

  “不要报仇。”

  “不要入缥缈宗。”

  这辈子都不要踏上修仙这条路,安安稳稳做个普通人就好。

  这一段与原书的内容一模一样,夭夭知道燕修元的身份,大致能理解他说这番话的苦心。可燕和尘不知道啊,少年接受不了自己的爹死在眼前,抱着尸体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  等燕和尘把燕修元下葬,已经到了夜晚,他跪在坟前久久不起,在爹娘的墓碑前立誓:“孩儿定为你们报仇。”

  “我,燕和尘一定要杀光天下恶妖,为你们报仇雪恨!”

  夭夭早就又睡醒一觉,听到燕和尘的立誓轻轻叹气。截止到目前剧情,不论过程,最终都与原书走向对在一起,夭夭窝在容慎衣襟里翻了个身,冒头看向坟前跪着的少年。

  夜风呜咽,悬挂在天际的月光清亮。

  或许是因燕府里死了数百人,此时府内阴气沉沉,一片凄凉。

  穿书至今,夭夭总算看清了男主的长相,脱去斗篷后,少年身形瘦削面无血色,他长了一双好看的凤眸,因还年少略带稚气,但不难看出之后的好相貌。

  夭夭盯着燕和尘回忆着书中剧情,眼睛一眨不眨忽视了身后的容慎。

  容慎心思极为缜密,低眸看了看怀中的小灵兽又看向跪着的少年,他抿了抿唇眼睫轻颤,以为夭夭是想回到燕和尘身边。

  到底是他唐突了。

  等到燕和尘起身,容慎几步走到他面前,将夭夭从衣襟里抱了出来。

  “它是你的吗?”

  当时情况紧急,再加上啾咪兽的稀有程度,容慎将它带回缥缈宗时,并未将这只灵兽和燕和尘联系到一起。

  没想到帮别人照顾了几天灵兽,还险些把人家养死,容慎又低声道着歉,将夭夭物归原主。

  夭夭没反应过来,就被容慎放入了燕和尘的掌心。

  燕和尘一脸呆滞望向掌心的小团子,温暖的触感暖化他指尖的冰凉,让他一时不愿放开。

  应该……算是他的吧。

  燕和尘沉默想着,是他捡回了它,又是他抱着它躲过了影妖的追杀。或许是有了共同的经历,燕和尘对这只小团子有了特殊感情,于是微微收拢手指,低哑回复了句:“是我的。”

  他现在急需要感情的慰藉。

  这一段可就和原书不一样了,原书中啾咪兽因胆小躲藏的很好,直到容慎出现才从假山缝隙钻出,所以根本就没闹出这么大的误会。

  夭夭就没想过容慎会把它送给男主,更没想到男主会开口承认它是他的。因这一变故,它懵了好久,等到它想要去抓容慎的衣服时,容慎已经转身离开。

  小白花!

  夭夭着急啾啾叫着,你怎么可以不要我!

  容慎听到它奶唧唧的叫声没有回头,委屈的夭夭头晕眼花,浑身绒毛直哆嗦。

  它还在病着,本就难受这会儿呜咽着直接将自己团成了球。燕和尘以为它是冷了,无措的拢了拢手指,又用另一只手把它罩住。

  天色已晚,一行人准备回缥缈宗。

  燕和尘在走到月玄子身旁时,面前的彩凤凰鸣叫了两声,歪了歪脖子忽然从身上叼下一根漂亮的羽毛。

  “这是——”看着送到自己面前的羽毛,燕和尘警惕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月玄子见状挑了挑眉,感叹道:“古书诚不欺我,这啾咪兽还真是兽中团宠。”

  也不知是可怜它们幼崽期太弱,还是都好啾咪兽这种呆萌可爱的长相,总之无论是凶兽还是神兽,见到这雪白的一团都喜爱的不得了。

  他这骄傲的彩凤凰就是一活生生的例子。

  “替你的小娇娇拿着吧。”

  月玄子在一旁将这场闹剧看的分明,好心为自己的彩凤凰解释:“老道的灵兽喜欢你手里那只小团子,拔自己的毛哄它开心呢。”

  要知道,平时这彩凤凰极为爱惜自己的羽毛,都不准人上手摸。

  燕和尘闻接过,用羽毛扫了扫夭夭的小鼻子。

  夭夭怄气继续把自己缩成一团球,再漂亮的凤凰都哄不好了。

  夜风吹来,它身上的绒毛被吹得抖动,容慎见燕和尘托着它不知该如何是好,就体贴提醒:“啾咪现在不能吹风,这会让它的病情更严重。”

  燕和尘连忙又将自己的另一只手盖在小圆球上。

  容慎唤出自己的渡缘剑,衣袂轻荡脚尖轻踩。立在剑身他低眸一望,见到燕和尘的动作,他叹了声气,温声再次提醒——

  “把它贴身放入你的衣襟吧。”

  这只小小的啾咪兽,似乎很喜欢往人怀里钻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