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配求你别黑化 第3章 黑化003%

小说:男配求你别黑化 作者:流兮冉 更新时间:2020-10-17 06:33:1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..

  重回无极殿,夭夭因为见到了白梨,所以整只兽蔫蔫儿的没什么精神。

  当容慎将它重新放回桌上时,圆滚滚的小东西瘫成一张小饼,容慎见状戳了戳它,觉得好笑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夭夭并不是很想理他,这次不仅没去蹭他的手指,还扭过小脑袋不再看他。

  它是在想,该如何扭转眼前的困局。

  就算这只灵兽的芯子是人,但很明显,容慎只将它当成未开智的灵兽,根本就不把它当人看待。不站在同等的位置,就很难拉近关系,这是一个很致命的问题。

  “啾啾……”试探着又说了两句话,毫无意外依旧是软绵绵的兽吟。

  容慎将它晾在桌上去了内室,夭夭烦躁的抬起爪子蹭了蹭脸颊,目光注意到身侧的茶盏,它灵机一动,想也不想就将爪子伸入茶水中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?”清亮的嗓音渐近,容慎恰好拿着衣服从内室出来。

  根本就不给夭夭表现的机会,他微挑眉梢将小灵兽从桌上拎了起来。放入怀中点了点它的小脑袋,容慎望着它湿透的小爪子教育:“茶盏是用来喝水的,不是让你来洗小爪子的。”

  夭夭又不是真的灵兽,它挣了挣冲着容慎奶叫,还想往茶盏中伸爪子。

  “啾啾!”夭夭不会说话,是想通过写字的方式来传达消息。奈何容慎根本不给它这个机会,任由夭夭两爪使劲扑腾,容慎拎着它就往灵泉走。

  灵泉在无极殿的后院,泉水冰凉泛着雾气,周围堆满圆润湿滑的黑石。

  容慎弯身将夭夭放在黑石上,担心它不老实栽入水中,于是就使了小法术禁锢它。有了法术控制,夭夭趴在石头上就是想动也动不了了,它不知道容慎要做什么,乌溜溜的眼睛迷茫而又无辜。

  容慎贴心解释了一句:“帮你洗澡。”

  夭夭睁大了眼睛,要不是容慎有先见之明提前使了禁锢术,夭夭这会儿一定撒丫子跑了。

  开什么玩笑,就算它现在是兽身,他一大男人怎么可以帮它洗澡?!!

  最让夭夭无法接受的是,容慎正在它面前脱衣服。

  男人身形挺拔修长,肩宽窄腰身材极好。夭夭眼看着他脱下外袍,又慢条斯理解着里衣,理智上告诉夭夭此刻应该闭眼,而事实上,夭夭就这么看完了全程。

  哗哗——

  长腿微迈,容慎在夭夭面前入了泉水中。

  夭夭也就是仗着自己身上有毛了,不然容慎此刻定能看到她红透的脸。浑身发烫发晕,夭夭还在回味着自己刚刚看到的锁骨、胸膛,禁锢术忽然消失,夭夭又被钦容拎了起来。

  是了,夭夭怎么能忘了呢?

  原文中,容慎就经常在沐浴的时候,顺道帮他的小灵兽洗澡。之前夭夭没把灵兽带入自己,完全没联想到容慎要帮她洗澡。

  ……刚穿书就同男配洗了个鸳鸯浴,还真是刺激。

  夭夭自认面皮厚,想着自己是兽身,本想硬着头皮让容慎洗上一次,可当容慎的手沿着它的肚皮往下游走时,夭夭如同被踩了尾巴,死命扑腾着想要护住关键位置。

  “马上好了,不要怕。”容慎当它是怕水,轻声哄着把它禁锢在臂弯,掬起一捧水浇在它的小脑袋上。

  夭夭浑身毛发湿透,甩了甩头上的水有些睁不开眼睛。

  它觉得自己此时像极了不愿洗澡的猫咪,任由如何张牙舞爪惨兮兮的啾叫,主人都无动于衷。最惨的是,夭夭现在还是一只奶兽,再凶的叫声都像是撒娇,爪子挠人如同挠痒痒,上嘴咬人疼的还是自己牙。

  “啾啾……”感受到在毛发中穿梭的长指,夭夭扒拉着容慎光滑的胸膛,试图往他腋窝钻。

  容慎被它可爱的举动逗笑了,捏着它的后腿轻巧把它拽出。

  他这个时候,表现出的耐心和细致让夭夭感到羞耻,挣扎无果,它只能任由容慎在它身上搓了个遍,末了还听到一句低喃:“原来是个小姑娘。”

  帮夭夭洗个澡,同时确认了性别。

  夭夭用粉嫩嫩的爪爪捂住脸颊,现在只想去撞墙。

  “……”

  灵泉四周灵气充足,不仅可以治疗外伤,还有助于修炼。

  容慎爱干净,以往泡灵泉至少要一个时辰,今天他为了帮夭夭洗澡折腾了好一会儿,见它实在抗拒的厉害,只能抱着它先从水里出来。

  总归是把这只小脏猫洗干净了,容慎用手指梳理着它的毛发,这会儿抱它抱得更加亲密,用下巴蹭了蹭它的脑袋道:“好了,咱们不洗了。”

  夭夭四爪耷拉着已经生无可恋,托容慎的福,因他那一番细致的搓洗,夭夭刚才都没心思去欣赏美男沐浴。只是容慎的清白算是保住了,可它却被容慎摸了个遍。

  柔软的浴巾兜头将它包裹,湿漉漉的夭夭很快被容慎包成小粽子。

  容慎还记得月玄子交代的话,所以对待它比普通灵兽细心,这次回房他没再把人放在桌子上,而是径直抱去了卧房。

  初初入秋,夜晚的风带了几分凉意。

  容慎关好半掩的窗牖,坐到榻前将包裹成球的小灵兽放在膝上。轻柔帮它擦拭半干的绒毛,他搂住它执起它的左爪,认真查看着它爪子上的划伤。

  这些都是在燕府留下的伤痕,影妖下手很重,被那些影刃轻轻一刮就能皮开肉绽。索性夭夭伤的不重,先前它太着急也没觉得多疼,如今被灵泉泡过后,那些伤口已经结痂,不疼但是很痒。

  为了防止夭夭舔挠伤口,容慎就用纱布将它受伤的小爪子包扎起来,就像是哄孩子,末了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。

  夭夭看着爪子上的蝴蝶结有些发愣,歪了歪头,它莫名就被容慎戳中了萌点。洗澡时的不开心被冲去大半,它用鼻子蹭了蹭蝴蝶结,心情很好的啾啾叫了两声。

  容慎摸了摸它的小脑袋,又抱起它帮它剪指甲。

  咔嚓咔嚓的清脆声不绝,不得不说,容慎在照顾小动物方面,做的比大多数姑娘都要细致耐心。大概是没帮灵兽剪过指甲,他捏着夭夭粉嫩肉乎的爪爪动作放得很慢,生怕弄疼了它。

  夭夭有些饿了,等了一会儿,见容慎慢吞吞才剪完一只爪子,它哼唧了两声去咬容慎的袖子,剔透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。

  “怎么了?”容慎停下动作,想要去挠小灵兽的下巴,却被它咬住手指。

  说是咬,其实幼兽崽崽牙齿还没长好,顶多是放在口中吸.吮了两下。容慎极为聪明,很快就明白了它想要什么,捏了捏它的爪爪安抚:“剪完就带你去吃东西。”

  也是他粗心了,回来这么久,都忘了帮它准备食物。

  容慎自幼被隐月道尊带在身边,他天资极高领悟强,年轻虽轻但早就辟谷多年,所以偌大的无极殿并无食物。

  好在,容慎房中还留有白梨送来的甜果,他挑了个小巧的塞到夭夭爪子里,蹲在它身前问:“吃这个可以吗?”

  大多数灵兽都只吃果子和花蜜。

  夭夭也不讲究,是真饿狠了,才会毫无顾忌的张口大咬。它嘴张得不小,却忘了自己这只小幼崽还咬不动脆果,只听咔嚓一声,夭夭被这果子硌的泪眼汪汪,容慎见状赶紧将果子拿回,掰开它的嘴巴查看。

  “还好没有受伤。”容慎放了心。没想到啾咪兽作为上古稀有灵兽,幼崽期竟连脆果都咬不动。

  当真是过分娇弱了。

  容慎挑了个软一些的果子,切成小碎块喂给夭夭。看着小灵兽趴在他手臂上小口吃着果子,他这才真正了解,师叔口中的娇贵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吃个果子都要人喂。”容慎叹气,不由想到他那粗心大意的小师妹。

  梨儿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更不要说照顾这种娇弱的小东西了。

  “吃饱了吗?”伸手摸了摸夭夭鼓起的肚子,容慎担心它吃撑没有再喂。

  抱起小东西往内室走,在夭夭顺着他的胳膊往他怀里爬时,容慎思索着还要不要把它送给小师妹。

  “……”

  洗过澡的小灵兽绒毛蓬松柔软,温温暖暖身上还带着一股奶香。

  它不愿独自睡在榻角的小窝,容慎只能将它捞入怀中,偏偏小灵兽非要钻入他的衣襟里睡,娇气的不行。

  说到这里是真的冤枉夭夭了,它不让容慎搂着睡,纯碎是怕他睡觉不老实压到它。

  目前它实在太小了,炸毛后还比容慎的手掌小,因为书中的小灵兽就经常往他衣襟里钻,夭夭才有样学样。还有一点就是……容慎体温很暖,夭夭可以依偎着他取暖。

  也不知怎么回事,自从容慎帮它洗过澡后,它吹干绒毛就总觉得身上有些冷。刚开始它也没多在意,直到睡到后半夜,它开始冷的浑身发抖,无论往容慎哪里钻都冷的受不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容慎被它闹醒了。

  夭夭很想回答他一句,然而出口的啾啾已经虚弱无力。它发现自己现在不仅仅是冷,还有些头晕难受,体内就像有股气在乱窜,掏空了它的全部力气。

  感觉到怀中过烫的体温,容慎察觉到异常把夭夭从怀中掏了出来。撑着手臂坐直身体,他看到掌心的小东西一直在发抖,它或许是冷,可体温却一直在升高。

  睡意全无,容慎试探着往小灵兽体内输送了一些真气,想要让它好受些。

  他这不出手还好,一出手夭夭反而更难受了。也不知是不是他的真气太过霸道,夭夭感觉体内的那股气开始横冲直撞,恨不能从它体内钻出来炸开。

  疼到视线开始恍惚,夭夭迷蒙中感觉容慎眉间像是长了两颗朱砂痣,意识的最后,是容慎披衣下榻,抱着它急匆匆往外走。

  ……

  般若殿,月玄子睡得正香。

  他是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,起床气很大的他往外丢了个枕头,凶巴巴问:“谁啊!”

  敲门声停顿了两下,门外男人一改往日的从容,含着几分焦虑道:“求师伯出来救救它。”

  他捡回来的小啾咪兽病了,从无极殿一路下来,他能感受到这只小兽的气息再越来越弱,如今就只有月玄子救得了。

  听着房内又陷入安静,容慎抱紧怀中的小兽再次敲门,提高声音喊道:“师伯!”

  “知道了!”

  窸窸窣窣的声响越来越重,月玄子扒了扒头发从榻上坐起来,打着哈欠推门出去。一看到容慎怀中小兽的模样,他就呵了声嘲讽:“老道早就告诉过你,这啾咪兽娇贵的很,你得好好照顾。”

  结果这位好师侄照顾成什么样了?

  月玄子接过夭夭看了看,步伐极快的往药炉走,“也是可惜,你再晚来些,老道就可以拿它的尸体炼丹了。”

  “你都对它做了什么?”

  容慎紧跟在月玄子身后,目光落在他掌心的小幼兽,他张了张口涩声:“我只是帮它洗了澡剪了指甲,还喂它吃了两颗果子。”

  月玄子啧了声,“在哪儿洗的?”

  “灵泉。”更新最快s..sm..

  “哦,看来你是真不想让它活了。”

  对于普通的灵兽幼崽来说,容慎做的这些都没有问题,偏偏他捡回来的这只是上古稀有灵兽,真真是十分娇贵。

  月玄子之前查看古书时就琢磨,这上古的啾咪兽之所以稀有,大概就是在幼崽期都死绝了。

  他就没见过比啾咪兽更没用的灵兽幼崽了,想着古书中介绍的忌讳,月玄子一一念出:“幼崽期的啾咪兽就相当于刚出生的婴儿,前一个月它们并不能洗澡,更不能用冷水洗,更不要说蕴含灵力的冷水。”

  一般灵兽,它们生来就可以吸食灵气,相对应的得到的灵气越多长得也就越快。偏偏啾咪兽与普通灵兽恰恰相反,容慎自以为在对它好,其实是在害它。

  “你还敢给它往体内输送真气。”

  月玄子连喊两遍容慎的名字:“你是真想把它送给我炼丹啊,枉你师父还总夸你稳重缜密。”

  若隐月道尊得知容慎养死了一只啾咪兽,还指不定会怎么罚他。

  容慎自知有错,沉默着任由月玄子教训。

  这边夭夭的情况才稳定住,那边躺在偏殿的燕和尘又出了幺蛾子。

  昏睡了一整日,燕和尘醒来就往榻下栽,任谁搀扶都不管用,苍白的少年醒来只重复着一句话:“让我回去。”

  他要回燕府,他的爹娘和妹妹都还在燕府等着他。

  容慎无心理会偏殿的情况,在月玄子离开后,他蹲在榻边凝视着昏睡的小东西,被一通教训后把它当成了纸娃娃,都不敢轻易触碰了。

  门外不知何时变得热闹起来,容慎隐约听到有人说了句‘掌门来了’。

  自知此处不宜久留,容慎见夭夭的体温正一点点恢复正常,将它轻柔放入衣襟拢好,准备带它回无极殿休息。

  才走出几步,就有人从后面拉住他的袖子,般若殿的十七师弟一脸惊喜道:“容师兄何时来的般若殿,掌门正要让梨儿去找你呢。”

  容慎睫毛颤了两下,不着痕迹拉紧衣襟,他温声反问:“找我?”

  “是呢!”

  十七没察觉容慎怀中藏了东西,催促着:“偏殿那位燕小公子醒了,掌门让你速速过去。”

  “你是不知道,那燕小公子油盐不进倔强的很,我估摸着啊,掌门是要让你再陪他去一趟蕴灵镇。”

  容慎沉默随着十七走了两步,因啾咪兽的生病心思飘忽。他忽然想到,当时在他赶到燕府救人时,这只啾咪兽一直和燕和尘在一起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