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配求你别黑化 第2章 黑化002%

小说:男配求你别黑化 作者:流兮冉 更新时间:2020-10-17 06:33:1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……”

  缥缈九月宗是幻虚大陆的第一修仙门派,这里的九月,其实是指的宗内九大天尊开创的九月殿,每一殿修习的术法都不相同。

  容慎是宗内无极殿的弟子,他的师傅是缥缈宗掌门的师弟隐月道尊,这一殿与其它八殿不同,属于一脉单传,却地位极高。

  回到缥缈宗后,因夭夭的身份特殊,所以容慎直接将它带回了无极殿。

  正赶上隐月道尊闭关,偌大的无极殿内空无一人,夭夭都能听到容慎踏在长廊的脚步声。小小的它藏在容慎的衣襟里,实在憋得厉害,就扒拉开他的衣领探出小脑袋,好奇张望着周围的景象。

  不愧是九殿中人数最少又最奢华的宫殿,夭夭不知其它八殿的情况,总之无极殿雕栏画栋自成一派小天地,整座宫殿悬浮在瀑布上空,这里灵气充足,抬头就能看到成群结队的仙鹤。

  “好看吗?”见夭夭一直盯着天上的仙鹤看,容慎清悦出声。

  夭夭很想回一句好看,然而出口就是奶唧唧的‘啾’声,它收回视线看向容慎,直接撞入对方深邃的眼眸中。

  容慎面颊微低看着它,冰凉凉的发从肩膀滑到了身前,他似乎很喜欢夭夭奶唧唧的叫声,不由抬手挠了挠它的下巴,带着它一路回了自己房间。

  “坐在别动。”进入房间后,夭夭被容慎放在桌子上。

  就如同容慎本人,他的房间宽敞又明亮,窗边养了几株鲜翠灵植。夭夭斜侧面恰好有一面铜镜,它冲着镜子歪了歪头,总算看清自己灵兽的长相。

  很小,很胖,浑身的毛发蓬松柔软,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。

  在夭夭看来,自己长得又像猫又像老虎,不过更像一团成了精的棉花团子。可爱是真的可爱,小胳膊小腿呆呆萌萌,乌溜溜的眼睛清澈无辜,眉间还有一团赤色火莲图腾,可就是……

  不会说话也不是个人啊。

  夭夭动了动圆圆的耳朵,想到自己看到全文10%都没见啾咪兽会化形,不由有些沮丧。她忽然觉得作者是故意报复,穿成这样的一团小东西,她如何能阻止容慎黑化?

  正呆呆望着镜子出神,它忽然被人凌空抱起。

  容慎打了盆清澈的温水回来,将夭夭抱放在自己的腿上。夭夭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只能呆愣愣看着他抬起自己的左爪,用湿漉漉的帕子覆上好一阵揉搓,是在给它擦手。

  不对,现在应该叫爪子。

  望着自己灰扑扑的小爪子,夭夭很快想起书中的容慎还有一条人设,那就是极为爱干净。

  当真是一朵干干净净的小白花,夭夭记起自己之所以萌上他,就是因为在书中,他总爱给自己的灵兽洗澡梳毛。

  啾咪兽的毛毛是白色的,而书中它活泼好动总爱到处钻,每次都把自己弄脏。

  容慎眼里容不下它身上一点脏,因为经常会抱它,所以每日都要抓着它洗澡整理,无论再忙每日雷打不动,夭夭看到这段萌的不行,觉得他耐心脾气都当真好,像是在伺候猫主子。

  可夭夭只看出了他耐心和脾气好,却没看出容慎隐晦的控制欲与偏执隐忍,这其实是作者在为他后面性情改变做铺垫。

  “怎么这么乖?”四只爪子擦洗完,容慎架着夭夭的腋窝将它举了起来。

  他以前也照顾过其它灵兽,或是凶残警惕或是挣扎挠人,还从未见过像啾咪兽这般柔软听话,任由他擦拭爪子的小乖乖。

  这只灵兽倒是处处合他心意。

  容慎越看越喜欢,知道这是一只灵兽崽崽,他本想亲一亲它以示奖励,而夭夭在燕府一番折腾灰头土脸,他凑近了几分,实在亲近不下去。

  “还是太脏了。”容慎低喃。

  想到自己还将这脏兮兮的小东西揣入了怀中,他皱了皱眉抱着它起身,打算给它细致清洗一遍。

  无极殿有单独的浴房,还有一处能治疗外伤的灵泉,容慎刚刚在夭夭前爪上看到几处划伤,准备带它去灵泉泡一泡。

  “容师兄在吗?”正要去内室拿换洗的衣服,门外传来甜软的嗓音。

  容慎动作一顿,放下夭夭快步打开房门,只见门外站着一名绿裙娇俏少女,她梳着可爱的双丫髻,一见到容慎就甜甜的笑:“师兄果然在房里。”

  容慎眉眼柔和,温润问道:“梨儿怎么过来了?”

  ‘梨儿’二字如同巨雷砸过,夭夭听着这个名字浑身一激灵,探头探脑的往外张望。

  看到10%,夭夭就知道一名叫‘梨儿’的少女,那就是容慎的小师妹白梨。首发..m..

  据书评区的剧透,容慎就是因为对小师妹白梨爱而不得才会黑化,这究竟是不是真的夭夭并不清楚,但从她看过的剧情来推测,容慎的确对他这位小师妹过分的纵容与爱护。

  之所以用‘过分’二字,是因为容慎对白梨的好简直到没有原则的地步。为了她数次背黑锅被宗门责罚,为了弄到她喜欢的法器,还把自己搞的遍体鳞伤,以至于在十年一度的仙剑大会上输给燕和尘,让男主大放异彩。

  夭夭完全迷恋上容慎,就是因为他对白梨无微不至的好,她甚至将容慎当成找男友的标准,幻想自己也能拥有如此优秀宠她的老公,可是——

  这一切白梨并不珍惜!

  可以说容慎千好万好,唯独就是眼光不好。修仙界爱慕他的姑娘千千万,他谁都不爱,偏偏只喜欢这小师妹。可白梨不喜欢他啊,白梨吊着他利用着他,好多读者都嘲笑他是白梨最忠诚的备胎。

  夭夭本就不太喜欢虚伪任性的白梨,因为看了读者剧透的缘故,对她更是没什么好感。

  抬着头左望右望,奈何容慎身高肩宽挡的太过严密,在他的遮挡下,夭夭完全看不到白梨的模样。

  门外白梨甜兮兮开口:“掌门唤师兄去般若殿,说是有些事要问。”

  说着她凑过来拽容慎的衣袖,兴奋道:“听说师兄在蕴灵阵打败了影妖,还救回来一位小公子,他现在是不是在般若殿?”

  “咱们快过去看看吧。”

  容慎随着白梨走出两步,微微扭头想起什么,他拂开袖子上的手道:“我回去拿些东西。”

  回房却是将桌上的夭夭拎入内室。

  “你乖一些,等我回来。”容慎点了点夭夭的眉心嘱咐。

  夭夭不愿让他同白梨单独相处,大着胆子抱住他的手指哼唧。

  容慎动作一顿,不知是吃夭夭的撒娇还是不放心独自留它在无极殿,转念又将它塞入怀里。

  推门重新出房,白梨好奇问道:“容师兄去拿什么了?”

  对上少女闪亮亮的眼睛,容慎想要将夭夭洗干净再让小师妹碰,于是隐瞒道:“没什么。”

  白梨没有多问,一路蹦蹦跳跳走在容慎前面。

  以往容慎总要追上少女同行,而今日他为了夭夭故意慢了两步,夭夭想要看看白梨的模样,结果刚从容慎衣领内探出小脑袋,就被一只大掌按了回去。

  夭夭坚持不懈,挣扎着还要再次探头,却被容慎愈发往怀中按。很温和的嗓音中带了几分低沉,他瞥了眼前面的白梨,低声警告:“别乱动。”

  语气虽不凶,但确实比之前同她说话时严厉了不少。

  夭夭有些气闷,到底什么也没看到。它很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还没到能为所欲为的时候,于是就挠了他一爪子表示自己的不开心,乖乖窝在他怀中没有再动。

  容慎没放在心上,思索着一会给夭夭搓澡时,还要顺便给它剪剪指甲。

  “……”

  般若殿是缥缈九月宗的九月之一,殿主月玄子是掌门的师兄,医术了得。

  男主燕和尘就是被送到了这里,经过月玄子的救治,他已经脱离生命危险,只是陷入昏睡中迟迟没有醒来。

  容慎跟着白梨进来时,掌门月清和正负手立在榻前,他沉沉盯着昏睡中的燕和尘,见到容慎过来,一脸严肃问道:“你可知,影妖为何要屠杀燕家满门?”

  大致的情况,月清和已经从同去的弟子口中得知,此次唤容慎过来是询问事情细节。

  容慎恭敬回道:“弟子不知。”

  月清和再次追问:“就没发现什么异常?”

  这已经不是第一起大妖灭门案,虽不知掌门为何如此重视这次的事情,但容慎还是仔细想了想。

  他们一行人途径蕴灵镇,是被那冲天结界吸引而去。一般越是修为高深之人,所布结界颜色越浅,而修妖魔道者则相反,修为越高结界的颜色就越深,他们当夜所看的结界,呈现淡淡的粉色。

  “有一点。”

  容慎心思细腻,很快想到一处可疑,“那影妖修为远在弟子之上,却似乎不愿与宗门对上。”

  按它的修为,它若是想,完全有机会杀了容慎和其他缥缈宗弟子,可它没有。

  月清和听后表情越发难看,倒是一旁托腮静听的月玄子噗嗤一声笑了,他因常年服用丹药看着只有十二三岁,声音清亮带着几分童音:“有意思。”

  他看热闹不嫌事大,视线轻飘飘往容慎怀中一扫,懒洋洋对月清和道:“掌门师弟倒也不必如此忧虑,该来的躲不过,况且燕家还没绝后,等这孩子醒来,说不定能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。”

  “但愿吧。”月清和不再多,又看了眼榻上的少年转身离开。

  等他一走,白梨从容慎身旁冒头,直勾勾盯着榻上的燕和尘看,“这小哥哥是谁呀?”

  夭夭窝在容慎怀中大气不敢喘一下,就算看不到白梨的神情,她也大致有所了解。这一段,在书中是白梨对燕和尘的一见钟情,少女面带薄红凑到榻前,只一眼就已沦陷。

  是的,白梨没看上温柔谦雅的宗门师兄,她看上了被灭满门无家可归的可怜男主。

  正如书中所写,白梨当真去了榻前,她托腮愣愣盯着榻上的少年许久,主动求月玄子要照顾燕和尘,一脸雀跃的飞奔出房门,说要给小公子打水擦脸。

  容慎静默看着白梨在他身边跑过,微风吹起他霜白的袍角,他脊背挺直垂下眼睫,低首同月玄子告辞;“若师伯无事,云憬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月玄子将人喊住。

  他笑眯眯说道:“小师侄就不准备把藏在怀里的宝贝,掏出来让师伯看看?”

  话落,夭夭只感觉身上一紧,眨眼的功夫就从容慎怀中飞出。月玄子将雪白的小球抓在手中,在看清掌心的灵兽时,脸上的笑容一僵,紧抓的手指下意识松了几分力道:“这是啾咪兽?!”

  见夭夭受惊,容慎赶紧将它从月玄子手中接过,抱在怀中安抚了几下,他略有不满:“师伯吓到它了。”

  月玄子脸上的震惊还未消失,紧盯着容慎怀中的小东西,“你这是在哪儿捡了这么一宝贝?”

  “燕府。”

  容慎耳力极佳,听到了门外渐近的脚步声。

  还不想让白梨见到如此脏兮兮的小团子,他动作极快又将夭夭塞回怀中,推门离去前,他听到月玄子叮嘱:“啾咪兽不同于其它灵兽,这小东西娇贵的很,你可要好好照顾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容慎目光落在白梨身上,看到少女拿着湿帕在给昏睡中的少年擦拭手指,他轻勾唇角,知道自己的小师妹一向爱干净,这都是受他影响。

  他当然会好好照顾这只小灵兽了。

  回去他就要帮它洗澡剪指甲,只有把这软绵绵的小东西清洗干净,他才能将它放心交到梨儿手中。

  只是他还未理解透,月玄子口中的娇贵是有多娇贵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