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化猎人 第8章 湖底的纹章(新书求推荐)

小说:怪化猎人 作者:翠玉录z 更新时间:2020-10-15 09:31:51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就在我心中哀鼓狂鸣之际,突然一只手穿过鱼群封锁一把攥住了我的肩头的衣服,我模糊只看见有一坨八爪鱼似的长发在眼前飘荡着,这要不是女水鬼,就只能是我敬爱的亲姐姐冉莹了!

  人是很奇怪的,不论怎样的绝境,但凡能看见一丝生的希望,即便是再精疲力竭都会再鼓足一次冲锋的狠劲来——此刻我几乎是照着鱼身在踢打,借力往冉莹为我撕开的缺口处猛游。

  也不知冉莹以前在部队是什么样的兵种,她的体能与应变简直超出我对一个女人的寻常认知,即便是在水下与鱼群缠斗的不利境遇,她依旧能在一片混乱的浑浊处寻找到有万分之一机会的路线。

  我被她拽着往前又游出三四米的距离,才发现她也陷入于一道漩涡之中,但显然狩猎我们的鱼群有着不同的目的,它们只是在纠缠着冉莹不令她有靠近我的机会,但却在将我往湖底拖。

  靠,这帮鱼爷爷还是些挑食的主!?

  待我终于与冉莹聚到一处,我才看清她手中缠绕着一盘线,好像是尼龙绳,绳头在她两指之间,极为锋利,只要她能瞅准两鱼交汇游身的空档,必能一击即中,我几乎没看清她是怎么做的,就有大片鱼下水从被划开的鱼肚中滚落散开,好像是一包血水在湖中一片片炸开一般!

  也许是这股属于鱼的血腥气震住了整个鱼群,有几秒中的时间我们被围困的阵型又向外侧放松了一些,她转过头向我示意,要我抓住机会向湖面逃,此刻我哪敢有一秒钟的拖沓,赶紧趁着她托我向上的力道猛烈踩水......

  正在我原地挣扎没两下的功夫,我感到我左腿的鞋头好像勾到了什么,一开始我以为我不小心勾到了她的头发,一低头,艹,不是骂人,真的是草,不知从哪里伸出来的大片水草,已经紧紧地缠住了我们俩的下身。

  此时我头顶那一片湖面折射下的光弧已经完全被鱼群遮挡,鱼爷爷们大抵是被我们打怒了,决定不再挑食,男的女的一起吃,干脆形成一个圆球状的包围圈,将我们两人圈在水底。

  大限如此,我突然想要是冉莹没有下水来救我就好了,起码我们两个之中还能活一个,如果冉祈没有找到,我又连累了冉莹,我死以后,有什么颜面去面对他的质问?

  我一想到这里,果然泄气,嘴一张,咸腥味儿的湖水猛得就往嘴里和鼻腔倒灌进来,我被呛得直咳,每次咳嗽都带动着更多湖水涌进肺管,肺里像是被匕首一点点撕碎,这已经不是一种痛感,而是我整个人都好似一张白纸被细细掰碎——连带着我的手脚一同痉挛乱扑。

  突然我感觉有好几只硕大的鱼身拍打在我的脸上身上,好像是被什么冲散了正在挣扎一样,只觉得身边有数道寒意,像闭着眼但感觉有利刃靠近皮肤的那种毛骨悚然感,刹那间我的脚下一松......

  尽管我能意识到我有机会逃生了,但现在我的手脚已经没有一点点的力量,肺里,肚子里灌满了水,无法喘息的剧痛胀满了我整个人,将我拖进沉沉的黑暗深处...

  不知道究竟昏过去多久,又是在一阵疼痛中我苏醒过来,有人在摁压我的肋骨,几乎把我的肋骨给摁断了,随即胃部一股痉挛,我一歪脑袋,冲着脸旁的草地就狂吐了好几口腥水。

  “小陆?醒醒!”模糊间我看见是冉莹的脸,她一点没留情,拍我的脸就和扇巴掌没两样。

  但我已经很欣慰了,劫后余生,尽管鼻子和嘴都还在冒水泡,意识恢复的这瞬间我真想抱着她嚎啕大哭一场。

  “冉、冉姐,别拍了...”

  她见我确实没有大碍,这才放松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,我们俩看起来都很狼狈,她的手臂也有不少擦伤,可想而知我身上有多凄凉。

  我抬手抹了一把脸,左右打量了一眼,没想到的是我以为我们落水的动静很大,起码会有人围观,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人发现我们,现在我们所在应该是在湖侧面的草坪上,周容就站在离我五步距离之外,他的西装外套脱了,衬衫看起来贴在身上,黑沉沉的。

  一看到他我立刻就有一股火霎时点燃,没管自己身上到底是瘸了还是断了,挣扎着就站起来,歪歪扭扭举着拳头就朝他奔过去,眼里都着火:“周容,你他妈的王八蛋!我和冉姐差一点就被你害死了!你是以为我没有一点脾气,任你拿捏吗!?”

  他一侧身就闪过了我,离他近了我才发现他的身上也都湿透了,黑发贴着他的侧脸,鼻梁高挺,面色显得更加冷峻。

  而我的拳心因为挤压,一股股血水顺着我的手腕滑下小臂,疼痛?惊惧?更多的是全然不解的愤怒席卷了我。

  冉莹叫住我:“陆一,别折腾了,你动不了他,省点力气吧。”

  “冉姐!”

  “我们俩都是他捞上来的。”

  我一愣,随即更为光火,“你既然要救,一开始就根本不必害!你这算什么?展现你猎人的能力?凸显你的英雄气概?我们两条人命就是你的背景板吗?”

  冉莹知道我还在濒死体验之后的应激状态下,也不劝我,只是叹气道:“周容,你解释吧。湖底下的鱼群,根本不是普通的鱼,那些水草也太过诡异,你这么做,到底是想展现什么给我们看?”

  周容看了我一眼,冷淡道:“袭击你们的鱼群与水草,都是普通的活物。只是在这之中,还有第三者存在。”

  “第三者?”

  “民间流传着溺死鬼的说法,实际上所谓的溺死鬼,大多是溺亡人在濒死时留下的挣扎的意念,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渐增加,聚为一股游离执念。而湖底的鱼与水草,虽然是活物,但没有自我意识,是比活人更好的寄体。它们之间,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寄生关系,这股游魂操纵水下的活物有计谋地捕猎活人,如此意念得以增强,而活物也得到食物。”

  “又是这些神神叨叨的事!”我气得太阳穴直跳,“这些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?花霞湖每年有多少人在这游泳你知道吗?如果按你这个说法,天天这里都得淹死人,这个公园早就该关闭了!”

  “陆一,虽然你几乎被淹死,但你现在不妨告诉我,你感觉怎么样?”他突然盯着我,缓慢地说道。

  “什么叫我感觉怎么样?难道我应该......”我说着,突然意识到他在意指什么。没错,我虽然伤得应该最重,但是这一通邪火发完,竟然感觉身体十分轻盈,半点没有疲惫,反而更像刚刚睡了一顿饱觉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?我心虚地转头去看冉莹,又盯着周容,除了我掌心和脚踝两处伤口切实地向我的大脑传递着疼痛讯号,但我的身体......

  他叹了口气,“我说过,你是不同的,你天生就吸引这些东西。”

  我退了一步,企图辩解:“不会的,你这话有什么根据?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些事,这一切事情都是这两天才发生的!”

  “因果律是必然的,即使你现在无法接受。古今中外,突然获得异能的例子数不胜数,陆一,这些事并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。”

  我仿佛被他的话重重打了一拳,颓丧蔓延,明明一开始我才是那个受害者,而现在我却成了这些倒霉事的根源,失去了一切立场。

  “不论如何这都不是你把陆一踢下水的理由。”

  “我没有事事解释的耐心,亲生经历就是最好的说明。”他不以为然。

  我突然意识到这个人潜藏在其绅士面具下的冷酷无情,而更加令我绝望的是,如果一切都如他所言,我在现在突然变成了吸引灵异的体质,我将不得不依赖于他的能力,否则,我又能有什么出路可走?

  这么想想,我觉得我也挺可笑的,我特别想知道我出生的时候是不是自带注释啊,上头就写:老天爷抢饭吃。我就是这么普通平凡的一个人,大街上随便扔一砖头都砸着个比我强的,我天资普通,能保研全靠天天朝七晚十地泡自习室,体育么,说实在话五公里体测我最好成绩才三十九分钟,家境就更别提了,村屁股上唯一一户还没盖楼的小砖屋就是我家,真的想不通,为什么倒霉的那个非得是我呢?

  大概是见我脸色太差,冉莹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,权当安慰,轻声道:“今天看来是找不到什么线索了,回去休息吧,明天再去科技馆。你的手,这个伤口不深,回去记得消毒,好好包扎,冉祈还没找到,你别先出什么三长两短。”

  我沉默着点头回应,三人再不多话,原路返回,下车前周容突然道:“明早九点,我在这里等你们。”

  我咬了咬牙,没反驳,尽管我无法信任他,却又无法轻易地拒绝他的参与,面对着庞大的未知,我竟然只有他这么一个小小的窥孔,这令我实在太过沮丧了。

  次日我在老四苦口婆心地教诲下好不容易脱身,路旁一辆白车滑到我眼前,按了两下喇叭,我倒退两步还以为是挡了他的路,没想到车窗摇下来竟然还是周容那张若无其事的脸。

  上车后我才发现冉莹已经在后座了,我疑惑道:“怎么换车了?”

  “昨晚内饰沾了水,送去保养了。”

  昨晚三个人全都湿透了,应该不能算我一个人头上吧?我又有点心虚,想了想还是问:“那个,保养要多少钱?”

  冉莹本来一直看着窗外,听到这突然转头看我,神情倒是放松了不少,笑道:“怎么,你打算赔偿?”

  她随手撩起散下的一缕头发。我看到她手腕上戴着配饰,有点像昨晚我看见的尼龙绳,我好奇道:“冉姐,你手上这是?”

  “噢,这个。你昨晚看见了?这是伞绳手链,户外应急用的,绳头有一把小的羊蹄刀,虽然小,但是很锋利。”她递来给我看,这个小玩意虽然看着和普通手链一样,但指北针、打火石、求生哨一应俱全,果然专业。

  “冉姐,你以前是什么兵种啊?这么厉害。”

  “呵呵,冉祈没有告诉你啊?我最早进部队在通讯连,后来参加选拔,当了侦察兵。”

  “那不就相当于是特种兵吗?靠,太帅了吧?冉祈这小子有个这么帅的姐姐居然藏着掖着不告诉我,真不够兄弟的。”

  “不至于。我退役也有好多年了,确实没什么可说的,也许是我对他的关心不够吧。”她显得有些落寞,大概是想到冉祈。

  “到了。”车子一转,已经在停车位驻稳。

  本来我对周容还颇有怨言,但他这么一路不说话,我又觉得是不是这样排挤他有些不地道,毕竟他出人出力,我还祸害了他一辆车,怎么想,也有我一半责任吧。

  “你今天没带伞?”我没话找话。

  他觑了我眼,“伞在车上。”

  尴尬。

  原本以为这次不会那么顺利,没成想进门左转,直接在游客服务中心旁边的储存柜找到柜号,密码纸一扫,就这么打开了。

  里头只放了一支小小的录音笔。

  莫非这会是绑匪的留言?我有点紧张。

  我们回到车上,检查了录音笔的电池,看起来还是新换的,这才摁开了播放键。

  前面大致有一分钟左右的忙音,滋滋啦啦,然后突然像是播放的旧磁带那种音色,前奏很慢,但对我来说很陌生,我等了半天,也没进人声,合着这是首伴奏带。

  “什么意思啊他这是?”

  冉莹很耐心地从头听到尾,一秒也没放过,琢磨了片刻,才说:“这是《在水中央》的伴奏,这首歌很老了,你这个岁数没听过也很正常。”

  这时周容将手机递过来,屏幕上是搜索到的歌词,我仔细品读一番,悟道:“他是想借歌词传递讯息?这能说明什么?冉祈其实是私奔?和他不知名的女朋友去泛舟湖上了吗?”

  “看这里,这句‘在水中央有俪影一双仿似画在湖上’出现了两次,也许这就是他想表达的意思。”

  我看向周容,疑惑道:“这不会和花霞湖还有关系吧?不不,这个推理也太草率了,就因为出现了两次所以就是关键信息?”

  他耸了耸肩,仿佛是在说一件大家都清楚的事情:“并不是推理,只是昨晚在湖下,我看到了,那一双人。”

  我听他说得一本正经,猛地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“一、一双人?在湖下?和我们昨晚在一起??”

  “走吧,带你去看看,就清楚了。”说着也没有询问过我的意见,他一脚油门,直冲着花神湖又去了。

  说实在的,我根本不理解为什么冉祈非得绕着这个见了鬼的湖瞎转悠,照以前我没见过这些妖魔鬼怪,我还觉得他探寻灵异事件就是图个刺激,好奇心么,现在我真遇上了才知道,哪里是刺激简直是搏命。

  要说服,还是得服周容,就一晚上功夫,我不知道他动用了什么神通,搞到了公园的通行证,愣是把车开近了湖边,后备箱一开,嚯,潜水镜,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玩意。

  “这是什么?你一晚上时间怎么准备这么多东西?而且你昨晚就知道我们今天还得再下水?你不早说?”

  他大概已经免疫了我的十万个为什么体质,只是面无表情地将三人的装备分发好,指着那个玩意说道:“这是triton,新出的微型潜水呼吸器,还是概念产品,没有量产,支持在水下呼吸十分钟左右。”

  我在手里掂了掂,还挺沉,十分钟的时间,足够我们和鱼群厮杀一番再全须全尾的回来吗?我不免打量起他来。

  “怎么?今天你自己下水,我没有谋杀你的打算,不用这样看我。”

  冉莹今天格外从容,似乎已经和周容达成某种我不能理解的和解,我们仨找了个极为僻静的地方换上装备,他们一个拿伞,一个带了匕首,只有我两手空空。

  “一会我们纵列下水,周容打头,小陆你在中间,我断后。如果再遇到昨晚的鱼群,小陆你不要恋战,记得自己先上岸,知道吗?”

  尽管我不想做为被保护者,但以现在的实力分配,似乎我能为团队做的最大贡献就是不要添乱了。

  随着周容下水,我立刻跟上——噗通一声——又沉进这冰凉的花霞湖水中。

  白天与夜晚视线果然差别极大,再加上潜镜加持,下潜三米多深时,周围都还算清澈,与昨夜杀机四伏的湖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周围只有一些不足两指节长的小青鱼,并不见那些成精的鱼爷爷们。

  也许是这次由周容带队,他身上自带什么王霸之气,震得那些小鬼不敢造次?我有些放松,开始享受这趟潜水之旅,突然前面的周容竖直向下一个猛子,我们都带了脚蹼,打水速度很快,我刚一晃神,这人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了。

  我暗骂一声,这人怎么一点团队精神都没有?连忙也向垂直下方寻他,果然加速潜了约有六米深,我已经感觉水压挤得我的耳膜涨得难受,前面昏暗处模模糊糊出现了他的影子。

  他好像在那等我似的,等我再近一些,差点没把呼吸器惊吐出去——水底下站着三个人,其中一个是周容,他正在呼吸,两侧蹿升一排气泡,阳光已经照射不到这么深的湖底,我本想回头让冉莹也看看那三个人影,不想一侧身,就发现我们身旁全是昨晚那样的水草,整个周围仿佛被蓝藻感染了的海岸线。

  这时冉莹已经游到我身边,对我摇了摇头,示意我先不要惊动水草,而我一手指着水底,她看了一眼三个人影,拍了拍我的肩,反手持匕首,率先游向那鬼魅的阴影中去。

  等我们靠近了周容,才发现他正在那两个‘人’的面前打量,原来这是一对人形石刻,也不知道沉在水底多久了,很多边角都有磨损,像是很精细的衣着发饰的雕刻细节都已经分辨不出来了,只能看出来应该是一男一女两个石人,面对面站着,四只手共同托着什么,我凑近了再看,居然是一只石匣。

  那石匣极为方正,好像与石人并非一体,石匣正面的雕刻保存得还很好,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,上面篆刻的是一个非常奇异的图案,好似一个正在跳舞的扭曲的小人,头发飘散着,手中提着一个垂下的灯笼。

  这是...纹章吗?

  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