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不小心玩坏娱乐圈 第11章 越社长,你还在吗,你说句话啊

小说:一不小心玩坏娱乐圈 作者:骑马客京华 更新时间:2020-10-14 08:35:2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足足两千多万的总奖金,外加录取到一百名,这意味着冲入征文的概率机会很大!

  而且只要这一次上了征文,后续名气起来了,再投稿也有资历。

  所以,这个征文的吸引力太大了,几乎是将业界一大半的作者都给吸引过来了。

  只是如此一来,就动了不少人的奶酪。

  你九州杂志爽了,我们怎么办?

  做人都不留一线?

  《最故事》的社长越想越气,包括业界群内,一些人也是反应过来。

  “不行,九州杂志的这次征文,很可能会让九州杂志一家独大。”

  “没错,九州杂志的手笔太大了,所图肯定不止这么一点,弄不好以后业界的市场真要被他占据半壁江山。”

  “那我们怎么做,九州杂志征文都开了,我们也没办法搅黄吧?”

  “没办法搅黄,也得给它搅黄了,我们也开一个征文,联合征文,我们这些杂志联合起来弄一个征文,每家都出奖金,这样一来可能不比对方要差。”

  几人在商量,《最故事》的社长,自然是参与其中,而敲定一些细节之后,他又是愤怒地登陆了微博,一搜索,果不其然,九州杂志社这个时候正在疯狂互动之中,高强度发博。

  下一刻,《最故事》社长,直接发微博,@九州杂志社。

  “我说,行有行规,你们九州杂志社,做事不留一线?我们杂志社的作者都去你们那征文了,我杂志社怎么办?打广告还打到我这里来了?要不要脸?”

  这一条微博一出,不少吃瓜群众沸腾了。

  “哇,有瓜有瓜。”

  “越社长别急,我这就去帮你@九州杂志社,保证他出来对线。”

  寝室内,张天和正兴奋地回着网友的问题,下一刻,评论里就蹦了这么几条评论出来。

  “去看看,《最故事》说你不守行规,广告打到他那里去了,还挖了他的墙角,正在请求和你对线。”

  张天和眉头一皱:“这越社长有病吧,怎么突然朝我开炮了?”

  赵尘看过来:“怎么了?”

  张天和噼里啪啦打字:“最故事的社长说我们不守行规。”

  赵尘凑过去一看,也是知道了事情原委,和张天和的回复很简单:“怎么不守行规了,我们自己办征文也有错?打广告,我们也给了钱啊,还是你们自己都同意了,合同都签了。”

  越社长气得不行:“那是我没在,你让你们社长出来。”

  张天和撇撇嘴,看向赵尘:“他找你。”

  赵尘拿起手机,注册了一个微博,张天和也是发了一条微博,圈了一下赵尘的昵称:“我们社长在这里。”

  “怎么了,越社长?”

  “你们九州太没规矩了,吃肉也得给人留口汤喝吧?将我们作者都挖过去,我们怎么活?”

  赵尘一阵无语,这越社长脑袋有坑?

  “我没挖你们作者,我只是办了一个征文,你杂志社的作者自己要过来,管我们什么事,腿长在他们脚上,再说了,他们参加我的征文,肯定是在你杂志社的待遇太差了,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,太正常了。”

  越社长差点吐出一口老血:“什么我杂志社待遇差,你怎么如同一只狗在乱咬!”

  赵尘眉头一挑,而不少看热闹的吃瓜群众,立即兴奋起来。

  “对上线了对上线了!”

  “越社长发来对线请求,并一级学了致残打击,对九州杂志社社长造成-81点hp。”

  赵尘飞快打字:“如果你容不下我,说明不是你的心胸太狭窄,就是我的人格太伟大。另外越社长,你知道人和猪的区别在哪吗?区别在于:猪一直是猪,而人有时候却不是人。”

  卧槽!

  不少吃瓜群众品味了一下这番话,都是眼睛亮了。

  “哇,好凌厉的反击!”

  “秀啊,这九州杂志社的社长有、东西。”

  “这真正的骂人不带脏字啊。”

  “九州杂志社社长,用出一招破空斩加连环打击,对越社长造成-130hp。”

  越社长愤怒至极,甚至有些失去理智:“我去你妈的!”

  赵尘二话不说,当即反击:“听见你妈妈去世的消息,街坊邻居哭成一片:‘这么好的人啊,死晚了!’”

  噗!

  不少吃瓜群众噗地一声笑喷出来!

  这嘴也太损了!

  既然都撕破脸皮了,赵尘自然不怵,继续开怼:“越社长,你的愚蠢总是那么富有创造力,将不关我的责任推到我头上,作为失败的典型,你真的太成功了,真是不知道越社长你长什么样,给我一张你的照片,我能拿到厕所去辟邪。”

  哇!

  吃瓜群众都看得一阵刺激,这九州杂志的老板,嘴皮子好厉害啊!

  而且这骂人的话,太有创意了,骂得跟玩似的。

  越社长气得吐血:“你真是低俗!”

  “你骂我高雅,我骂你就低俗?高雅不是装的,孙子才是装的,越社长,你说对不对?”

  越社长气得猛然敲了一下桌子!

  “混蛋!”

  而这一刻,赵尘的微博人数,疯狂上涨。

  “关注了关注了,九州杂志的社长,太霸气了!”

  “笑死我了,这人真好玩。”

  “九州杂志社,还真是有个性,老板也这么有个性,不知道老板是谁。”

  赵尘等了半天,没见到越社长的回话,不由又是再度@他。

  “越社长,越社长,你还在吗,你说句话啊。”

  噗!

  这一条微博一出,其余人真的笑得不行。

  “别@了,别人都被骂怕了,哇,九州杂志的社长,太牛逼了。”

  “别的不说,这必须得关注一波。”

  “这位社长,真是文斗状元,笑死我了。”

  越社长没了动静,而赵尘的微博粉丝数量,却是在疯狂往上涨。

  全程关注了这件事的张天和,一阵无语:“兄弟,你太猛了吧?”

  “别人骂我,我总得骂回去吧,不还口那种蠢事我做不来。”

  赵尘颇为淡定,怕什么,只能你骂我,不能我骂你?什么规矩。

  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。

  而这件事,竟然是短短时间,就冲上了热搜,而且开始全网传播起来。

  不论是在问乎,还是在羊扑、八瓣这些比较知名的网络社区,还是说在贴吧这些地方,赵尘和越社长的这一次对线,热度竟然还挺高。